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承花】打工(天使恶魔paro

*谐久了就不会写东西了
*悄悄地……悄悄地……
*其实啥都没写

1
“听说花京院先生最近在给空条先生打工。”乔鲁诺切了一块披萨,顺手给台上盏内换了一朵未枯萎的鲜花,“据说是类似管家的职业。”
“哦,空条家已经大到需要花京院当管家了吗。”波鲁纳雷夫嚼着意大利面道,“等等,那小子在给承太郎打工,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吗?!”
乔鲁诺点点头:“是,阿帕基的消息,最近他在日本度假。”
“倒是想看看怎么回事了啊。”
“你的腿过不了安检的吧。”
扎心了,乔鲁诺。
2
花京院在他作为天使的第27年,受雇成为空条承太郎的保镖。
说是保镖,其实什么都干。
包括开车开船、撑伞、租碟、速记、帮贺莉太太晾晒换洗衣物等 。
时长半年,包吃包住包用。
贺莉太太喜欢这个小伙子,一个极年轻的天使,甚至想帮他找一个女朋友。
“说句不适合的,如果要谈恋爱的话,我喜欢您这样的女性。”花京院盯着身后承太郎的拷问质疑不快,帮贺莉夫人削了一个苹果道,“您是一位能治愈人心的女士,呆在您身边分外安心。”天使自带的融融柔光更令此话使人信服。
这也是花京院的心底话。
贺莉夫人被花京院那么一夸十分高兴,非常善解人意地不再提女朋友的事情。
花京院转头看认识了近二十八年的好友,看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总觉得刚刚的自己产生了幻觉。
3
承太郎是个恶魔,他的父亲是个人类,母亲也是个恶魔。
很奇怪,他大部分继承了恶魔血统,而非人类。
他家的血统比较奇特,隔代遗传这类的事情也说不清楚。
反正他是一个死后肯定要下地狱的先知,现在当他是个恶魔也无妨。
他在二十八年前引荐花京院升入天堂,接引天使都很奇怪为何他不惜被圣光烧伤也要将花京院送到天堂门口。
“总觉得你是个有故事的男孩。”天使嘟嚷着,赐给了他翅膀与荣光,“你的记忆带着诅咒的气息,它阻止你的再生……只能将他抹去。”
花京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去的,他只记得似乎死在一个吸血鬼手上。
他也不记得双眼上的伤痕怎么来的,只记得双眼遭过袭击。
他晓得承太郎认识他挺久了,他也曾追问过,但承太郎每次都以缄默作答。
'让我铭记无力。'
但是每次问承太郎,他的心声总是响亮到能让花京院这半吊子天使都听得一清二楚。
4
天堂的工资令地上的天使不得不躬行勤俭节约的美德。
而艺术总是需要金钱支持的。
阔绰的海洋学家不知从哪儿得到的消息在他频繁浏览史明克的官网下定决心攒钱买颜料三天之后,送来了二十四色铁盒。
天使奇怪的道德准则令他拒绝了承太郎的资助,转而寻求另种途径获得他手上的颜料。
“舍近求远。”承太郎听到他的求职,压低了四季不离的帽子,“真是够了。”
这已经是某种形式上表示同意了吧。
5
“啊,谢谢。”阿帕基接过花京院递过来的罗森出品的蛋筒,米白的冰激凌光是握在手里都能驱散暑热,“这是承太郎先生要的鱼。”
“真是麻烦你千里迢迢送来了。”
“没事,反正我也来放假。”阿帕基舔了一口冰激凌,色彩显眼的鱼在塑料袋中四处游曳,“对了,我一直都是直接给承太郎先生的……这次为什么他要我给你啊?”
“承太郎他有任务出一次海。现在也是我替他照顾家里的鱼和海星,没什么差别吧。”
“你为什么会在承太郎先生家里啊……”
“……因为我在给他打工。”
“诶?!是吗?!真是不可思议。”
这就是为什么阿帕基会知道这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