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在杜王町喂鸽子

最终还是个写爱情故事的

【茸布】红蜻蜓(我也不知道如何表达的paro,ooc

*类似上一个承花的背景,此世界替身使者被人称作先知,死后上天堂或者入地狱谋职,之后逗留人间作为使者
*极其的ooc
*练笔,练笔
*希望lofter不再封我号啦

窗开了。
罗马皎洁的白月光透过被风扬起的深色窗帘照进室内,犹如情窦初开的少女的目光,轻轻地搭上乔鲁诺的床榻。
乔鲁诺并没有睡着,床旁的黄金体验把玩着一枚透明塑料骰子,是那种随处有卖的廉价品,表面甚至没有打磨平滑,点数内的漆细看颜色也不同。
骰子在黄金体验的手中慢慢腾腾地变形,抽出了透明的膜翅,生出了火红的长尾。
传说红蜻蜓象征胜利,黄金体验的手向上稍稍一托,蜻蜓振翅而飞,逆风出了窗。
乔鲁诺半坐在床上,他的视线追随红蜻蜓而去,他注视着窗上的人。
来者体型是发育完全的修长,偏削瘦了些,这丝毫不减这幅身躯曾经的美丽。
来人翻下窗台,慢腾腾走进他,动作僵硬滞涩,乔鲁诺看清了他涣散的瞳孔,死者终究是不能复生的,即使能暂时行动,也无法遮掩这些特征。
但是他依旧是布鲁诺·布加拉提,他依旧拥有乔鲁诺的尊敬。
“我被分到了通往地狱的末班车的车票,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布加拉提说着,看了看表,他有一些时间焦虑症,“我此次前来,是为道别。”
人终有一别,一如人终有一死。
“照顾好‘激情’吧,老板。”布加拉提口气中带着些戏谑,眼白渐渐地被染黑,“虽然难以开口,但请你以一个先知的身份,照顾好特莉休和米斯达……还有波鲁纳雷夫先生。”
乔鲁诺点点头,黄金体验回到了身体内,他摆正了坐姿,月光为他仍存稚气的面孔描摹上了些肃正。
之后是良久而平常的沉默。
布加拉提又看了看表,他眨了眨浑浊的眼睛,似乎已经有些看不真切:“最后希望……不,祝愿你能长久而安康地活下去。”
他转身欲走,最终还是回过头来,胸口作装饰用的金色挂坠逐渐失去了光彩,乔鲁诺甚至能听到他转头时骨头磨擦的“咯吱”声。
“我能最后向你要一只瓢虫吗,乔鲁诺。”他的眼中仿佛蕴藏着夜空。
黄金体验托着一只瓢虫形的别针给布加拉提带上,带着脏污的白西装上瓢虫红的耀眼。
“时间差不多了。”布加拉提含蓄地摆了摆手,“不要为死去的人悲伤,为胜利欢呼吧,年轻人。”
“好。”
乔鲁诺看着布加拉提匆匆向车站赶去,红蜻蜓停在窗口。
也许会再见也说不定,如果布加拉提能成为恶魔的话。

数年之后,他坐稳了位子,成为了了不得的教父。
“激情”的产业范围几乎全行涉猎,甚至与spw财团有所往来——唯有毒品,是“激情”鲜少涉猎的。
乔鲁诺所在的那不勒斯,是没有毒贩的。
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
他依旧喜欢在那不勒斯的街头要一杯咖啡一份披萨,看着小鱼港的人来人往,假装自己是一个人。
“啊,谢谢你哦,布加拉提,把咪咪从树上救下来。”有一日,他灵敏的听力听到了些什么,“环球旅行怎么样啊,是不是碰到有趣的人呢?”似乎是老太太和蔼的声音。
“嗯?这个……的确很有意思。”
乔鲁诺看见了一只颜色显眼的红蜻蜓,停在了他的桌子上。
“布加拉提,那边似乎坐着你的朋友哦,那个金发小哥,要不要去看看啊。”
乔鲁诺心跳得快了些,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他看着高瘦而熟悉的男人慢慢走来,乔鲁诺已经长得足够高,他已经能够挺直身板垂眸看到布加拉提的发旋。
“我想,留给你三个比你年龄大的孩子让你照顾真是太残忍了。”布加拉提摘下了墨镜,“所以我就从地狱回来了,作为一个恶魔。”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