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刀剑乱舞】拂衣了无踪·序(玄幻au,ooc)

*入坑十天,开始脑洞

*肯定会ooc的,病中开坑

*求评论,评论才是真动力啊


序·逃家

孟春子夜,月明星稀,蛙声阵阵,鬼火飘渺。

眼蒙白纸的人形式神脚不落地,比常人更加细痩苍白的双手虚虚把住灯笼柄,荧色鬼火在白纸灯笼中明灭闪烁。

这些由游魂力量集结而成的式神别无他念,只会依白纸上所书写的命令于存在之时执行。而庭院中的这些白衣鬼,唯一的念想便是看守庭院。

勘解由小路慎躺在床铺上,偷偷睁开一丝眼睛,瞧那几朵蓝火隐去,遂翻身爬起膝行至房内案边,稍稍正坐,煞有其事地将藏在衣内的剪成人形的符纸片摁在一把大胁差的白鞘上。

他紧张地看着那把大胁差,不住地搓弄双手,忐忑地咬着嘴唇。

“哎呀,都是这个时辰了。”一个不算低沉的男声在他身后响起,拖曳着妖魅的长音,慎感觉后颈受了一口凉气,被惊得手一抖,“您叫我出来,可不是我为了使用我吧,嗯?还是为了使用我……大将?”

“请不要开这种玩笑啊,青江先生。”勘解由小路慎板起一张青涩稚气的小脸,毫无说服力地说教着。

“好吧,看来我的魅力依旧对你无用。”笑面青江拨弄了一下披散下来的长发,“深夜的,勘解由小路家不可能出现妖怪,召我柄妖刀的付丧神出来有何事?”

勘解由小路是个胆怯的孩子,他甚至在说出自己的目的时,声音带了些颤抖:“我希望您能陪我离开这个家。”

“哦?”笑面青江饶有兴趣地扬眉,摸了摸下巴,身着青白浴衣的身影明灭不稳,“莫不是勘解由小路家亏待你了?”

“不是的!”慎忙打断笑面青江,面孔上带了点着急的红,“我只是……想回家看看。”

勘解由小路家传承多年,皆是本家族内相亲,最终落的本家人丁凋敝,不得已,从分出去的别家过继几位具有才质的孩子以充人丁。

勘解由小路慎便是如此来到本家的,时日不多,又年幼,思家心切,便想逃回家去看看父母。

可是那勘解由小路家自古便是正统阴阳师,家教管的严,理论上成年之前不准独自离家,除了长辈们分发给孩子们的、需要完成的任务。

“那这也是不得了的想法啊。”笑面青江未被额前长发遮住的那只眼睛呈奇妙的颜色,饶有兴趣地看着慎,“要是被抓着了,可有苦头有的你受了,少不得百八十个手心板。”

“那您是不愿与我去了?”慎有些沮丧地低下头,手指动了动,笑面青江估摸着他是在盘算着需要多带多少一次性的式神以备不时之需,“我已经观察院内巡视式神很久了,有十足的把握……”

他忍俊不禁:“并未说过我不去,您被抓着了被罚的还是您啊,陪您出去也是打发无聊时光的一件趣事儿,谁让您是我这百年的主人呢……”

笑面青江是勘解由小路家本家的守护刀,本是一把大太刀,在一次百鬼夜行中斩其引路者五尾妖狐,之后数年因妖狐的诅咒而锈断。勘解由小路家请来了不得的锻刀师熔碎片重铸出一把大胁差,囚了一只四国的老妖,借其灵性重铸灵体,诞生了现在的笑面青江。

很奇怪的,这把笑面青江最终落在了勘解由小路慎的手上,成了这位精于式神的少年的助手。

“既然要走,何不一起走……”笑面青江嘟嚷着,“您可允许我再带一个人?”

“行,但是……要在半个时辰内回来。”

笑面青江晃晃悠悠地隐去身形,顶着皎洁月光,穿过了数个小间,吓退了几只不成气候踏不出声的鸣屋,恍恍惚惚地拉开了一扇门,让那月光照了进去。

“好久不见,石切丸。”

里头放的是一把长刀,长四尺有余的大太刀,无鞘,雪亮刀刃朝上,月光打在上面看起来冒着森然寒气。

“小慎说他想回家,我就陪着他了。”笑面青江想自己在这里和一把刀说什么,像个傻子似的。

“你要一起走吗?”

笑面青江听到室内微妙一声铮然。

“我就知道你想回家。”笑面青江将极长极长的大太刀变戏法似的藏进袖子里,“毕竟小慎和你一样多愁善感。”

石切丸本供奉在勘解由小路出生的神社,勘解由小路的生母坚持他要将石切丸带到本家,不知出自什么考量,只讲刀鞘留下,依旧供奉。

此夜,勘解由小路家神不知而鬼觉难开口地消失了一个人、两位付丧神,与他比邻而寝的同乡近侍隐瞒了这个消息一上午,为他们争取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如此,少年勘解由小路慎的冒险开始了。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