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雷安】如临深渊·二(玄幻克苏鲁风paro,ooc)

*全员加十岁设定

*逻辑难以自洽的自己写着爽的文

*求评论?


“你可知道你进了什么不该进的地方?”神职者将风雨挡在门外,拿起门后的烛台,点了只剩小半截的蜡烛。

安迷修摇摇头,从袋中拿出一张画像,那正是特使像:“我只知晓这里是狭村,有任务在身,不能不来。您可见过这位大人?”

“没见过,你要么向南再找,要么就回去吧。”神职者打量了一下安迷修,“这儿不是你这种骑士该来的地方。”

“既然你如此说了,我反倒对狭村更有兴趣了。”

“真是不自量力的无畏者。”神职者冷哼一声,用脚挑开顺着渗水而游进来的蛇,“现在说这里是狭村,不如称这里是病村。”

早料到这一看就不是东境人的骑士将会一脸疑惑,神职者继续解释道:“你看到那边了吗,坐着一个女人。”他用手指了指教堂内烛火光芒难及的昏暗处。

安迷修眯了眯眼睛,他勉强能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佝偻老妇,她在教堂的长凳上瑟瑟发抖,似乎听到了神职者的声音,她转过头来,缓慢得令安迷修甚至有能够听到她颈部骨骼咯吱作响的声音的错觉。

转过头后,安迷修一怔。老妪面孔上所有的五官都是错位的、拥挤在一起的,她右颊少了一块皮肉,面孔上腐烂流脓,露出了发黄的颧骨;她的一只眼睛已经正不开来了因为眼皮上生长着奇怪的鳞片,那鳞片已经石质化了,密密匝匝地排列在本就不宽不深的眼窝上,八脚的细小海蜘蛛从她犹如布褶的革化脖子上爬上脱落得不剩几根的眉毛;她喘着粗气,眼白发黄,嘴唇龟裂而血丝遍布;她向一片空无的神位祈祷,希望他们教中不可言述的神明能够给予她最后的、长痛不如短痛的仁慈。

“这是杰赖伊海流感,是绝症,传播途径未知。”神职者举着烛台,带着安迷修跨过地上蜷缩着的已经平静病死的男人,“太子封闭了消息,权当无事发生,遣军封了几个村,挨个抓感染者,抓到即处死,家人经过检查未感染便充壮丁——你知道的,东境雷王堡的军国主义。”

“是连奇迹魔法都无法起到任何作用吗?”

“恐怕是的。”一个染病的孩子身边围着三个男人,两个看不清样貌,犹如彻底融入黑暗,而他们围着的、穿着青白长袍的男人放下了手上写满符文的书册,他头上发辫造型奇特,簇簇分明得就像粗绳纠结,长期浸淫异教魔法导致浊黑的眼白衬得眸子愈发明亮,“但也可能我是个半吊子,毕竟我们的教义中认为最靠近神的是抛弃自己眼睛的人。”

安迷修扶住了即将倒下的患者,他的右手发出暖融的米白柔光,老妪那只残余的眼睛看着安迷修手上的暖光,浑浊的眼中透露出渴望。

“没有用。”安迷修有点沮丧,“谢谢你们给我提供了情报,我将先启程完成我的任务,并尝试调查这种奇怪病症的来源和治疗方法——但你们可能不能对我抱有期望……”

“我们一般将它归为一种诅咒。”黑眼的咒术师脸上浮现起真挚笑容,“但还是拜托您了,异乡的来客。”

神职者送了安迷修一把破了一半的伞,安迷修撑着它,身上凉了一半,拨开紫色迷雾之后,发现外面竟云开雾散,冷阳将吝啬的阳光洒向大地,雾前的老头子还在想到底要不要再等等安迷修,却被突然撑着伞闯出的安迷修惊掉了烟斗。

“老先生,请您再载我南下吧,我再去问问紫堂家。”

“没事没事……人没事就好了。”老头赶紧去开船,安迷修帮他捡起遗忘的烟斗,抖掉了其中燃得只剩黑灰的烟草。

与此同时,教堂内,帕洛斯一捋头发,银蛇发泄似的扭动身子,咝咝地将头全部转向神职者:“啊哈,果然是伟大之魂,雷狮老大,事情有着落了。”

“现在只需守株待兔。”雷狮将头带拉起,露出一双被诅咒灰霾遮蔽的紫眸,他拨动了一下神台之上烛台,启动教堂顶上篆刻的东境的黑暗奇迹,扭曲古怪的神界文字互相重叠,最终袒露出的是一扇门,雷狮带着帕洛斯走了进去,脚底海浪浩荡,他们却依旧如履平地。

“大哥,准备好了。”绿袍的卡米尔拿着特使黄旗,身旁的佩利坐在财宝之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笑容。

海神教的新旧更位方式简单粗暴,无非弑神而已。曾经雷狮海盗团掳掠了一个衰败旧神的巢穴,将它的财宝尽数收入怀中,愤恨的旧神对雷狮降下诅咒,诅咒他除了在暴雨天下,其余时候目不能视。

诅咒的解除一般都是杀了诅咒者便可,雷狮的确达到了弑神,那对他来说不轻松,也并不是如传说中的那般艰难。

但诅咒并没有解除,他诘问了前来接引新神的创世神的奴仆丹尼尔,丹尼尔淡漠地摇摇头,对他说那是惩戒,同一般诅咒不同,只有伟大之魂的一部分才能解除眼中阴翳。

对于创世神与其奴仆来说,伟大之魂不罕有,他们是分发者,当然不缺这些玩意儿,而对于一个刚刚获取神格还不怎么稳固的雷狮来说,只能将矛头瞄准丘陵的高级神职者。

丘陵是整个大陆唯一政教合一的地块,他们的王即是神,一个地位稳固信徒众多的神必然发展自己的下线。但丘陵的神王是自私的,目前可知的只有三个人得到了他的一小块伟大之魂——他的太子,王室的宠儿“双剑的安迷修”,和地位变更频繁的大司祭。

雷狮从前是认识安迷修的,在他还未成为玳瑁家的祭品、王室的宠儿之前,那可是段很长的恩怨史,长到雷狮即使再次和安迷修面对面,也懒得提及那段历史。

这次如果成功,安迷修说不定又能带上一个头衔——羚角秘境的堕落骑士。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