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言起】打游戏·二(ooc)

*ooc

*我真是太无聊才开了这个坑.jpg

*我只是想看生活化的感情还不错的四个男人

*剧情才开到第四章的绝望

*求评论

悄悄放个群宣
欢迎加入白言白催婚协会,群号码:691442588

说起魔兽世界,李泽言冷脸之下可对白起有一肚子怨怼。

上了大学之后,据李泽言所知,白起只和韩野有所沟通,他上了警校之后就像石沉大海似的没了消息,大一半个学期就给李泽言发过一条消息,亏他还一直留着白起的联系方式。

“帮我跑一下日常啊谢谢。”

李泽言当时还是意气少年,愣生生帮白起跑了半年日常。后来碰上了读设计的韩野,才晓得白起不玩游戏了,气得他回宿舍当机立断删了魔兽客户端。

这事儿他和白起都有错,也怪当时消息不灵通。

李泽言一直在怨白起不因这事儿和他表达歉意,然而事实是这事儿白起都不晓得。

 

从商场出来之后,李泽言和白起抽了一路,弗拉德三世和狂阶的库丘林都出了,就是不见诸葛孔明的影子。

白起发了个微信问韩野这个游戏真的有诸葛孔明吗,得到了韩野肯定的回答,并且收获一玄学:“李泽言,你会背《出师表》吗?”

“不会。”李泽言顿了顿,像夸耀自己羽毛的雄孔雀似的——他还是那一张冷脸,但是白起很明显就能看出这种感觉,“你问我这三天的汇率还行,《出师表》背它干什么。”

“没什么。”白起有点尴尬地挠了挠脸,“把她的号给我吧,我去找一个会背的。”

“玄学?那没有用。”领悟力如李泽言,当然晓得白起打什么主意。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李泽言。”白起拿出记着恋语市大街小巷详细信息的小本子记下帐号信息,“你我都明白这世界上天天在发生从前觉得不可能的事情。”

“打个赌吧。”李泽言又氪了一单,然后退了游戏,“我压用了玄学也出不了。”

“那我就压出得了。”白起挑了挑眉头,他们处在一个十字路口,往东是白起住的公寓,往南是地铁站,“赌什么?”

“你陪我玩游戏。”

“哈?真没想到。”

“想什么呢,为了带制作人打游戏。”李泽言毫不犹豫地越描越黑。

“我只是没想到李泽言竟然是个赌棍。”

“嗤,幼稚。”

 

许墨大晚上的写着他的论文,突然看到窗帘后面有个人头影子在晃,然后就是“笃笃”的敲窗声。

嚯,这可真是吓到他这个唯物主义者了。

他一身正气地拉开窗帘,果然是白起。

“白警官,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急事吗?”许墨压住了那一沓参考资料,“进来坐吧,你这样倒挂金钟,吓到猫猫狗狗也不好。”

“你会背《出师表》吗?”白起单刀直入主题。

“会,怎么了?”

“来,抽卡。”白起在空中翻了个身,“快点。”

“她的号?”许墨捋了捋袖子,狐狸似的笑着看着白起,“心里默念抽卡吗?”

“挺上道嘛。”

很好,金圈,caster,翻面。

——哦,童谣。

“没有办法了。”许墨没有一点失落和遗憾模样,依旧笑眯眯的,“白警官脸色怎么那么差,四星新卡不亏的。”

“你不懂……你不懂……”因为evolver的能力对同类无效,所以许墨对这夜特别魔幻的经历百思不得其解。

这次轮到白起一脸槁木死灰了,这李泽言太难搞了,还不如让他代肝呢。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