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言白】风暴管束者(黑暗之魂au ooc)

*这篇是我自己写着爽就好了
*其实不全是黑魂au……里面有强行切合的再次架空,比如“恋语 love words”为“勒维伍德兹”一样……游戏里洋葱哥和王尤姆是超感人的友情关系!这里纯粹是为了加点谈恋爱成分的!
*看到白哥能力我就想到风暴管束者,我有罪
*群宣 白言白催婚协会,群号码:691442588
*求评

你看着他,那在篝火边长坐的骑士。
他没有洛斯里克的红袍铁甲,没有亚诺尔隆德或者塞恩古城的银甲,没有卡塔利那的重甲,没有伊鲁席尔的轻甲,更不是法兰不死队的尖顶,那他来自何方?
他不用结晶魔法,不会混沌火焰,不会大沼咒术,风怜爱地环抱着他,缠绕在他的剑上。
这看起来不是火焰时代的法术,他丰盈青春的筋肉不像不死人也不像灰烬。
他如同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传火祭祀场,防火女对他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你好,我是勒维伍德兹的无名骑士。”初见时他向你点点头,破损的红蒙眼布露出一只眼睛,眼底仿佛卧了一条河,折射着阳光——他瞳孔中蕴藏着太阳奇迹,能使他于深渊中视物。
你熟悉这个世界的地图,但你从未听过勒维伍德兹的名字。
之后这位无名骑士同你一起踏上了传火之路,他极其熟悉这些地形,又仿佛全知全能般得无论你在何地遇险,他都能赶到。
“勒维伍德兹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冷冽谷的舞娘死后,你问他。
无名骑士接着篝火煮起了原素汤,他无法喝原素瓶,只能靠原素汤补充活力,这有点像卡塔利那的洋葱骑士们:“勒维伍德兹是个非常光耀的城市。”
“像传说中的亚诺尔隆德?”你将原素瓶靠近篝火,飘开的火花一点点填满了原素瓶。
无名骑士用勺舀了一点点汤尝了尝,皱了皱眉头:“不,亚诺尔隆德的光耀是众神的光辉,而勒维伍德兹的光耀来源于虚假的魔法。”
“哦……”你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无法想象是什么样子啊。”
“一到晚上,街上的灯会一瞬间被天蓝的萤光全部点燃。”无名骑士说,嘴角微微上扬,此时你才发现了他的年轻,“在天上看就和河流一样,汇聚在中央城主府,非常漂亮。”
“你真的在天上看过吗?”
“应当是看过的,走吧。”无名骑士用三个瓶子灌了原素汤,你看到了他嘴角被他自己咬出的伤,“该去罪业之都了。”
他解下蒙眼布,另外一只眼睛是被诅咒的黯淡,它不受控制地胡乱转着阴毒地看着你。
你突然想起来,无名骑士说过,勒维伍德兹的人民相信将自己的双眼全心全意地奉献给神,获得脑中之眼,那神将会相应地给予回报——一只能够引领你前往渴望之地的半义眼。
他可能是教会骑士吧,可能因为解放了一只眼睛而被放逐吧。
你揣测着。
无名骑士带着你自如地避开所有怪物,带着他进入了残破的大门,这一路上他分外的沉默,甚至好似睹物思人地扶起灯柱。
罪业之都是时间与火毁灭的。从天而降的罪业之火毁灭了王的子民,而王本身的能力毁灭了他自己。
外界都说是王的罪,于是孤独的王踏上了传火之路,成为了初火的柴薪。
这里充斥着从前和未来的物什,铺满了古今的记忆,杂七杂八地堆积在一起。
你被灌输了不知何时的记忆,你看懂了他剑鞘上的五个字。
风暴管束者,这可真是个威风的名字。
“进去了就拔王座边的长剑,你会知道拿把的。”他站在雾门之前,严阵以待地拔出长剑,“不行就躲在我身后吧。”
雾门消散的那一刻,你看到了高耸的黑铁王座和旁边堆垒的象征薪王的灰烬。
尔后你一眨眼,看见那黑甲黑袍黑关的王裹挟着火的热浪持剑已于眼前,仿佛时间停止了一段时间。
“叮”而无名骑士已格挡住那挟风带火的长剑,那只奇怪的废眼在眼眶中疯狂旋转之后,定定地看着王。
“你果然来了。”王用只有两人听的清的声音道,“你终于来了。”
长剑相碰,风助火又灭火,光影熄灭之间犹如刀剑共舞。
你拿起了王座旁的长剑,令人惊讶的是那也是一把风暴管束者,这把剑于你而言有些沉。
你费力地举起它将它砸向地面,你能感到剑锋所指的地方有风刮过。
此时的王却不用他那时间停止的伎俩了,他和无名骑士身上已遍体鳞伤,他们看起来都非常熟悉对方,用的都是自损八百的险招。
两人的缠斗看起来更像老友致命的叙旧。
你提剑加入了战斗,王待你更暴戾,而待无名骑士更像濒死的温存。
最终王死在了你的剑风之中,他倒在了铺满灰烬的地上,最终挣扎着抬眼看着无名骑士,嘴唇开合说了什么,他握着骑士脚踝上正流血的伤口,死去了。
这似乎是想为他止血。
你一根根掰开了王的手指,手中的风暴管束者手起刀落,砍下了王的头颅。王合着眼睛,脸色平静得好似安睡。
骑士则拉起了无头的尸体,将尸体安放在王座之上,到你身边时,将头颅上的带着火星的黑铁皇冠扶正。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无名骑士站在大殿门口,向你挥挥手,“篝火就在前面,回祭祀场吧。”
你回了祭祀场,补给原素瓶之后回到大殿前,那时门前无人。
你走进大殿,被怔在当场。你看到无名的骑士用风暴管束者自尽了,义眼滚落在地上,干瘪如同放置干燥一个月的樱桃,剑自胸口中间插入,其中的风暴偃旗息鼓,它们失去了王,也失去了驾驭它们的骑士。
之后你用王的灵魂炼成了自己的风暴管束者,当你握住这把长剑时,你看到了一段回忆。

“这是两把风暴管束者,是我时间控制的克星,我无法在风场之中施展能力。”王将风暴管束者架在无名骑士的肩上,用不大的声音道,“一把将留给不相信我的人,一把将给你,我的朋友。”
无名骑士微微抬眼,那时候他双眼健全,眼底也没有太阳奇迹,是真正的少年郎。
“从此你有了特权,勒维伍德兹将传唱你的英名。”王那时也是年轻啊,方才登上王位准备大展宏图,这是他册封第一个亲信。
你抬头了,看到了萤蓝的万家灯火映入天空,以及日中央的罪业之火,那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悬于勒维伍德兹的中央,王的能力使它静止,平静燃烧。
你看见骑士接过了风暴管束者,风涌入剑中,擦过了他的深栗色短发。
那一瞬间,万民同呼。
情景烟消云散,你最后看到了孤独的王坐在如同堡垒的王座之上,风暴管束者安稳地插在他的右手边。
你突然明白了,罪火带走了王的子民,而暴走的时间令他的骑士迷失。
这就是为什么无名骑士既有古早的太阳奇迹,又带着勒维伍德兹独有的信仰印记,甚至知晓属于深海时代的咒术。
你站在鲁道斯面前泣不成声,矮人王奇怪地看着你,收起了冶炼炉。
“你还是太脆弱了啊。”他用沙哑的声音如是说。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