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all白起】调笑令·四(ooc,武侠paro)

*ooc
*一章里出现什么cp打什么tag,有职业道德.jpg
*考前日更我超牛
*我居然觉得这篇剧情不拖
*求评

周棋洛卸去魅惑术之后,身材似乎挺拔了许多,他脚步轻快地送了两人五丈路,之后委委屈屈地回到门口。
他还是王爷府的罪人,过了竹林黄符阵——那没有什么用的玄学之阵,便会被十几个侍卫擒住,若是反抗更不知会被怎么看、怎么待。
白起已记下回去的路,那几乎是斜对穿王爷府了,他本身也对王爷府熟悉,回去也无甚障碍。
他的父亲是戍边大将军,祖上为开国元帅 ,后来被调回都城,那时莲屿王爷还未得封地,两家府毗邻,幼时白起时常翻墙去王爷府玩。此行被尘香带了走一遍,晓得莲屿城王爷府同京王爷府布局相似,便可出入无碍。
“若说是因情而起,可有什么相关病症?”白起问许墨,他距白起仅半步距离,一个旁人看了会误会的距离。
“难说。”许墨摇摇头,“还得切实望闻问切才行。”
白起忽地停下脚步,许墨也被逼停,长袖擦过了白起的腰:“你不会做什么越轨事吧。”
“不会。”许墨摇头,小心地收手,他可不想心思暴露得那么清楚,“我对王爷府爱女没有兴趣,何况她已名花有主。”
“我还是得依约看着你。”白起继续走着,嘟囔一句,“谁知道你心里到底想什么……”
“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快到了。”白起赶紧摇摇头,许墨看着他到肩的半束时被放过的头发微微地晃就想笑,“到了将你的扇子交给门口的侍女。”
王爷府本身是不准带武器进入的,白起是御内高手故可免去此礼,而他万万没想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许墨,只知他练的四两拨千斤功夫的许墨的武器居然是把貌不惊人的墨宝折扇。
“抱歉了,小生失了礼数。”到了悠然院前,许墨温温地将折扇给了门口女侍邂舞,少女看着他那张脸,脸上那抹笑,红了脸。
白起已在院门之内回头看到他,待许墨行至身侧,开口调笑:“没想到伯砚也修了那魅惑功夫?”
“若是能动摇正直不阿的白大人的心,这功夫才算是成了。”却没想到许墨反击的如此之快。
“别耍口舌功夫了,快进去诊病。”白起被驳得哑口无言,红了耳尖,走在前面听得许墨偷笑,真是郁闷,好不容易占次便宜,就这样又被占了口头便宜。
许墨在后头用只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道:“白大人真是脸皮薄。”
邂舞奇怪地看着他们,开了门进去查看后出来道:“小姐还在睡。”
“麻烦姑娘叫醒她吧。”许墨道,本打算用扇子敲敲掌心,忽地发现手里没了扇子,难过地化为轻轻击掌,“冒犯了。”
“可是……老爷定会怒啊!”
“不告诉他就好了。”白起挠了挠脸,虽然瞒着王爷不好,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出事儿我担着。”
“两位先生请等一等。”邂舞进去叫了,不久之后她自内撩开帘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许墨带着白起进去了,并请邂舞出去,他显然不想让诊断经过给外人看见。
室内用布蒙了窗,故昏暗而空气浑浊,有着郁郁的沉香味。
床上厚厚纱帘拉着,里头坐着的女子神色面庞皆看不真切,只看得有消瘦身材。
李悠然瘦了,白起背靠着门,第一反应如是。
她的手被拉出纱帐,上头搭了一块薄巾,许墨挑挑眉头,撩起袖子搭了上去,把脉。
许墨时不时瞥着帐内李悠然,换换指头,看着自白起角度看不真切,也不知道许墨现在脸上的笑是真是假。
屋内太静了,安静得不像一个发了疯病的小姐屋子。
“子皙,走吧。”许墨孤自点了点头,扯了白宣拿了墨笔龙飞凤舞写上数字,“我心里有数了。”
“你写了什么。”白起暂且充当了一回门童,他瞥了瞥李悠然,见她如石凿般得不动。
“没什么。”许墨从邂舞手里拿回了扇子,“良方或是剧毒吧。”
“啊?”白起眉头一皱,绊了许墨一脚,许墨嗔怪孩子似地看了白起一眼,“你若害她,只要这天底下一日有风,我总归找得到你,然后……”
“放心吧白大人,不出两日,小姐病症必然好转。”许墨打断了白起的话,“怎地这么护着她?难怪你现在二十四五了,还未见着未来白夫人。”
“你说什么鬼话。”白起用手肘捅捅许墨,瞪他一眼,“平白污人清白。”
而现在李悠然屋内,披头散发的李悠然翻手拿了许墨留下的纸,一撮,是分两张的。
上头一张是温养身体的方子,下一张则有大片空白,上头渗下写方子的墨,只在边角有一行小字。
“你喜欢白起。”
她都能想象出许墨写这行字的笃定,这行字她反驳不得,似药似毒。
她撕了这个角,泣不成声。
许墨是知她因知晓命运而疯,那是规矩弱女子对天命的撒泼耍赖,她真的不想嫁给一个异国的、从未见过面的男人。
那许墨是否是她最后的救星?他可信吗?
李悠然用棉被捂着脑袋,如同缩进甲壳。

评论(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