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安兹中心】诞于传说·一(半架空,ooc)

*大概是一个不成熟的脑洞就不成熟的写了,会坑
*看完了小说但是脑子不好使,人物性格还没有准确把握,ooc请见谅
*安兹真好
*请给小迪一个小金人

一·农场主
飞飞站在盥洗台前,他看着不怎么平整的镜子中自己的脸。
那是一张不过二十岁出头的男人的面孔,生得不算英俊漂亮,只能说是干净,丢在大街上完全不出挑。唯一富有特色的是他那犹如病子的肤色,完全与“漆黑”飞飞身份不符的苍白肤色——那是看起来与风尘完全不搭界的青白,甚至有些一脸死相。
他抬起瘦骨嶙峋的手,捏了捏自己的脸。
无论多少次触碰这张无比熟悉的穿了二十几年的脸,还是有些不真实感。
铜盆边上就是沾了水珠的黑色头盔,很难相信飞飞那细弱同骷髅无异的脖子与身体能支持起如此厚重威严的铠甲,只能说是魔法的伟力吧。
飞飞戴上了头盔,他对着镜中的自己隔着甲笑了笑。
“'漆黑'飞飞,精钢级冒险者,剑士战士,能够破除数万不死者,曾斩杀巨型蛇怪……”他嘟嚷着从别人口中得知的情报,这并非是他自我欣赏过头,而是不知怎么的,他每次一觉醒来,记忆都会有程度或轻或重的混乱。
但是不变的是他一直晓得自己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穿越者”,知晓他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身份、姓名,之后,就不怎么清楚了——甚至连自己是魔法吟唱者还是战士都无法判定。
他似乎是举足轻重的冒险者,只拥有一个现在也不知身在何方的同伴的孤狼;又似乎是万鬼拥趸的不死者之王,在地下坟墓之中怀念追寻着曾经的同伴。
漆黑的英雄是会送脚踝扭伤的老太回家的某种角度上的温良之人,而不死者之王是挥袖之间斩收十三万人性命的无情不死者。
这身份的反差未免太大,他现在只需要认定自己是精钢级的冒险者就可以了,战斗的技能融入了他的骨血,只需要脑中制定目标,咒语便自然地出现在他的脑中。
起初,他看着自己的手和消瘦得无以复加的躯干,曾想过自己可能是魔法吟唱者,但是漆黑战甲和双剑令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铃木悟本身就是个随和的人,他擅长随遇而安,在现实中他甚至没有去抵抗命运压迫的想法。
于是他提起了剑,开门下去了,就像一滴墨水进了汪洋。
耶兰提尔的高级旅店中开放作酒馆的一楼大堂一直都是那么嘈杂忙碌,飞飞下楼时盔甲摩擦呈的金属音似乎没什么,但他的声明在外依旧无声地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他要了一份简单的早餐。飞飞似乎很久没有饥饿感了,但是回忆带来的对于仪式感的追求依旧促使他付出了一枚银币的昂贵代价换取虚无缥缈的满足感——毕竟是耶兰提尔的高级旅馆,饮食是很贵的。
女侍很快就端上了还算丰盛的早餐,飞飞慢吞吞地挥舞刀叉,利落地切开香肠与煎蛋,有些艰难地送进藏在头盔下的口中。
并非对自己容貌没有信心,而是莫名的对于露出面部有种不安定感,像是将皮肉剖开请别人观看自己的骨头似的。
说起来,今天的餐厅分外喧闹啊。
“铛咣”甚至有人踹倒了长凳,颇为嚣张地踩在上面盛气凌人。
“你这是不将爱兰提尔大人放在眼里!”壮汉指着他对面带着圆片眼睛的消瘦男人道,“居然还坚持上诉!上次都说了私了可以,现在他妈的烦死老子了,呸,恶魔。”
而那个男人抱着半旧皮箱,扶了扶眼镜,不依不饶地看着壮汉,他的穿着像是从更南边来的辩手,飞飞觉得这和他的西装差别不大,版型很像但是材质一看就是高级货。
不过紫色西服和黄色领结的搭配飞飞实在是欣赏不来,他曾经有个好友好像挺中意这种搭配,现在的他实在是记不起来。
看着壮汉似乎要抡起拳头泄愤,飞飞踢了踢他的剑,铮然作响:“好好说话。”他散发出了自己不知道的绝望灵气,当然只有一阶。
壮汉嘴唇抖了抖,徒有其表地“嘁”了一声,然后协众仓皇而逃。
高却瘦得吓人的男子环顾四周之后,像一只受惊的猫似的坐到飞飞的对面:“谢谢。”
“举手之劳。”飞飞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男人,真是觉得似曾相识,“你叫什么名字?”
“迪米尔特。”男人依旧抱着皮箱,飞飞愈发奇怪了。
“你来耶兰提尔干什么?”
“我是一位律师……”
名叫迪米尔特的男人述说了富商家的女儿在酒馆被贵族纨绔强暴苦于缺少证据和如鸿沟的阶级而求偿无门的故事,也许这个男人是干久了这一行的,述说起来毫无偏激,甚至像一潭死水般的,这也许是对被侵犯的受害人最好的态度吧。
“那你身上怎么会有猪马的味道?”虽说委托具体而情真意切,但是这股味道实在是违和的很,是只有农夫才会有的味道。
“我有一个农场。”迪米尔特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令人羞耻,产出质量不好,但不断改进其中羊群的品种最终达到我的……我的主人要求的水准,也算是我的梦想之一。”
“哦——”飞飞拉了长音,原来这么体面的律师先生也受制于贵族啊,出来跑委托的时候农场不会顾不过来吗?
迪米尔特懊恼地挠了挠皮箱子:“为了保全名誉,贵族雇了地痞流氓不断来骚扰我,我曾住的旅馆甚至被他们泼了大粪……如果我有足够的金额,甚至想雇佣冒险者来保护我。”
真惨,不过他的确是长着一副缺乏安全感的面孔啊。
“我可以接下这活。”
“您说真的吗?飞飞大人?你的委托费我付不起的!”
“举手之劳,无足挂齿。”飞飞摇了摇头,“费用就免了吧。”很少有人能面善到飞飞想要无条件帮助他,而迪米尔特就是这样一位稀奇的人。
“哦那真是太感谢了!”隔着眼镜和头盔都能感到迪米尔特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弄得飞飞都不好意思起来,只能站起身来逃也似的去冒险者工会看看有没有魔物驱除的委托。
飞飞走后,迪米尔特回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丝毫没有使用过的痕迹,就像里面住了一个幽灵,而非人形生物。
迪米尔特打开“讯息(message)”,他的眼睛渐渐褪去了伪装,露出了宝石般火彩斐然的光泽。
“找到安兹大人了,的确在耶兰提尔。”他嘴角下撇,与同飞飞在一起时判若两人,“似乎记忆出了些问题,我正留守观察。”
“哦——”留在纳萨力克的“迪米乌哥斯”无视旁边雅儿贝德探究焦虑的眼神,浮夸地用形似咏叹调回应道,“保护好我的造物主大人,迪米乌哥斯大人——”

评论(10)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