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薰嗣】六尺之下·序(ooc,谜之AU)

*是在补Q的时候有的突发脑洞,大概就是薰哥有了类似莱月昴这样的存档-读档的能力的AU

*我……我其实还没补完,ooc真是对不起啊

*这对用爱发电实在虐得心痛

*设定非常的奇怪,会有极大极多的私设,不严谨的地方有很多,勿喷……

以上OK?那就看看吧。


序·存活于过去之人

渚薰站在月球之上,他微微地歪了歪头,银白的发丝顺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着,他与身边穿着厚重宇航服的人们格格不入,他安静地看着蔚蓝——现在或许掺杂了许多殷红的星球上,如同慢动作般地炸开一朵浑圆、富含毁灭意味的花。

这就是第三次冲击,他甚至能隔着384,403.9千米嗅到地球上的Lilin绝望和诧异的甘美香气。

‘六号机。’他心中低叹着,铅灰涂装的EVANGELION乖顺地伸出一只手,渚薰走上大手之后,微微地将手指关节屈起,送至后颈插入栓。渚薰如同走上玉座的王储一般安然入座,他在其中已满溢的LCL中深吸一口生命之水,‘我们走吧。’

六号机的眼亮了,干净澄澈的橙红显露凶悍与危险,它的身上配备了推进器,在渚薰看来是不需要的,但是SEELE的老人们坚决如此,理由是如此看来正常一些。

碇真嗣君,很快就能见面了吧,不知你进行成了什么样子呢。

“他走了?”如同墓碑般的石板上闪烁红色图案,下面一行小字“Sound only”。

“是的。”

“真是可怖的少年。”

这位拥有亚当灵魂的少年是真的未卜先知,他们围绕着他的时候,用绝对的居高临下的姿态观察他、审视他的时候,都如同被少年反制,他们“看着”少年殷红的眼睛最终哑口无言。

他们知道渚薰是使徒,绝不能以人的标准来衡量,但是这双眼睛未免太过悲凉,是连伪装都不屑的淡漠,如同见过百世生灭的旁观者;同时那片熔岩一般的红里又带着循环往复的偏执,平和温柔的微笑之下是显而易见的疯狂。

他就像一只为了自己目的暂时收敛爪牙的狼,仍由SEELE给他套上口枷和狗绳。

他经历了什么?他在想什么?这都是谜。他很乖,而不确定性又太强,让他去监视并消灭碇源堂是迫不得已。

石板们看着渚薰驾着六号机欢喜离去,只觉心凉。果然是使徒吗,眼见第三次冲击,一点共情都没有的吗。

渚薰在六号机上在脑内一遍一遍地描摹从前碇真嗣的模样——也是他希望碇真嗣至少能维持的模样。那是典型的人类,心怀希望并绝望着,一边重组一边崩溃,一颗心能同时盛着欢喜与悲伤,最终输出于表面的是奇异的顺从,或是诡异的麻木与歇斯底里。

那个少年是极为优良的课题,是他心目中灵与欲的代表。

很快,当六号机权天使一般地降临于世之时,初号机凭借自己的力量挣脱了桎梏它已久的拘束甲,由光束缠绕而成的翅膀贯天达地。

可能来晚了。

渚薰蹙了蹙眉头,六号机全力展开A.T立场,遵循其按比例而言极其瘦小的驾驶员的心思,将初号机后颈的护甲击碎,强行扯出插入栓,初号机迅速筋肉纠结,犹如挽留。

而六号机就像残酷的刽子手,在它或是她的面前捏碎了插入栓,粘稠的生命之水洗涤了它带血的手掌。

来晚了,碇真嗣完全融入了初号机,含有碇唯与绫波丽的初号机会让碇真嗣产生脱逃之欲吗?渚薰想是不会的。

艰难地依着NERV指挥部废墟不让自己陷入断垣残壁的漩涡的葛城美里用优秀的眼力看着那莫名其妙的、从天而降的EVANGELION弹出插入栓,一个银白头发的少年摇摇晃晃地爬出插入栓,脱力般地向后倒去,最终在由砖瓦土木组成的风暴中消失不见,大概是死了。

那次的第三次冲击兴许是制止了,渚薰捂着自己完好的脖子,在六号机的手中,遥遥地看着大部分是殷红而只有点蓝的地球。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