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薰嗣】六尺之下·一(半AU ooc)

*是多条世界线的,薰有莱月昴那样存档-读档能力的AU

*极度ooc,且笔者不熟EVA的设定,是个物理水平永远停留在初二的渣渣

*写得太拖沓了,逻辑太难自洽的,对不起碇真嗣

*暗错错求评论

*我是丽党的


一·血溺(上)

碇真嗣坐在初号机中,他微微松开控制栓,他突然一点都不觉得难过了,愤怒、绝望、悲凉都感觉不到了,太痛了,类人类之心与使徒之心直接对撞,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他感受的表皮被燃烧殆尽的痛楚,可能力天使也有同样的感觉吧。

他看到了绫波丽,那个脆弱坚韧的女孩子如同婴孩一般地蜷缩在漆黑核心之中,周身散发着柔柔的光晕,碇真嗣甚至能艰难地闻到那股味道。带着桔梗香气的、就像永夏之中阴凉树荫的、带着奶香的汗的濡湿味——这类似母亲的香气。

先前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取向有所问题,而现在他觉得这理所应当,为了救绫波丽牺牲自己也无妨,他应该就是个妨碍吧,没了他可能所有事会更顺利的进行吧。

蓦地,他开始害怕了,他不见绫波丽有什么求生欲地伸出手,而他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不行的,我只能活在这里了。”绫波丽再一次说道,或许用“说”不怎么贴切,因为她并未振动声带,这一切都是心声,“没关系的,我死后还会有替代品的。”

“不对!”他就像个孩子似的,在温柔又冰凉的生命之海中对着绫波丽喊道,“绫波丽是独一无二的!把手给我!”他隐隐地知道些什么,但是他最擅长自欺欺人,掩耳盗铃。

绫波丽似乎愣了一下,碇真嗣对她用如此强硬语气说话很少,她的印象中这个男孩对她似乎总是腼腆地笑着,带着些漫不经心,又有些并非对她的、而是对其他什么东西的厌弃。她下意识地伸出手,那男孩皮开肉绽,手掌的筋肉暴露无遗,他挣扎着想要抓住她,最终也抓住了。

还好,还好他没有放弃。绫波丽这么悄悄地想着,就像夜塘里的鱼悄悄地吐的泡泡。

这手多么软啊,就像经年的天鹅绒,稳妥得就像火车顺着轨道恪守时刻表行进。

绫波丽被拽出去了,有没有出去她自己晓得,那时候她陡然觉得自己太悲凉了,一辈子几乎什么都没有。

这她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她只默默希冀着,碇真嗣没有看到她“死亡”时的样子。

事与愿违。

她微微地睁开眼睛,看着被血染红的天,被初号机滞留保护的插入栓,因为震荡骤然一闪的初号机的眼,和铅灰涂装的从未见过的EVANGELION。

真是熟悉的气息,绫波丽深吸了一口气,不同于力天使,这是更近于她的同类的味道。

初号机的眸光暗了下去,将要张开的翅膀合拢起来,就像飞鸟归林。

托着绫波丽的力量消散了,苟延残喘的血水哗啦啦地散了下去,落在了地上,水乳交融。

六号机上的渚薰一咋舌,他这次来早了,让碇真嗣见了绫波丽的逝去,可能会直接让他崩溃吧。

初号机就像线断了的木偶,全靠六号机撑着,才平安回到了地上。

Nerv残余的地面人员反应极快,在六号机将初号机面朝大地放在地面上时便上前尝试打开插入栓。

六号机缓缓地在初号机身边单膝跪地,插入栓弹出,白发红眼的少年熟稔地从六号机后颈部滑跳而下,可能因为速度极快,也可能是少年的战斗服颜色和六号机过于相近,亦或是她的心神全在初号机身上,葛城美里甚至没看清少年是怎么来到她身边的。

“碇真嗣君没有事吧?”白发少年用近乎无机质的眼睛看着她,她没来由得一阵心慌。

“你难道不清楚吗?”葛城美里自乱阵脚,她都不知应以如何的态度对待这从SEELE而来的少年,他阻止了第三次冲击,但初号机插入栓中的人如何,现在谁都不得而知。

白发少年就笑笑,这笑和碇真嗣的有点像,带着些封闭,又有些厌弃。

葛城美里看着碇真嗣被抬了出来,他的眼神有点像明日香,身上还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气,不是浓度过高的LCL之海的味道,就是令人不适的单纯的血腥气。

他可能是不行了吧,碇司令会怎么看呢?葛城美里突然想到如此,不禁打了个寒颤。

数周之后,医院。

“请您登记一下。”铃原萌将笔递给了白发少年,这位少年几乎每日都会来探病,却次次都同少有常识般地忘记访客登记。

“啊,好的。”虽然每次都会被她叫住,但他每次都会好脾气地接过圆珠笔和本子,潇潇洒洒写下自己名字之后将圆珠笔摁回,递还给铃原萌。

这位小先生还真是位温和的人啊,不过他每天都来探望谁呢?

铃原萌只是个普通的小护士,她只管着访客登记,为人腼腆,少言寡语,这次难得鼓起勇气率先开口:“先生,请问6号病房住的是您的朋友吗?”

“可以算是吧。”白发少年笑了笑,“算老朋友了。”

“啊……谢谢。”

“不用道谢。”渚薰摆了摆手,径直往里面走。虽然是脚踏实地的,但是铃原萌总觉得,他是虚幻的,是难以存继的。

在这短短的走廊上,渚薰想着若是真嗣醒了,他该如何解释。

善意的谎言也会让信任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更妄论他们之间还未建立起稳固的信任。他已经有些破罐子破摔了,但真嗣没有死,就还有一线希望,他不希望让它从手指中白白跑走。

他寒心太多次了,只要死神的镰刀还未架到脖子上,他就还有动力去抗击。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