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暗表】质疑(ooc)

*非常短小的摸鱼

*大概就是奥利哈刚左右

*我还没补完,唉



无名的法老王很清楚,一直以来,都是他的伙伴在保护他。他心安理得地接受伙伴的保护,甚至遗忘了他自己本身有多么的善于自欺欺人。

他的确有王的魄力,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他有一往无前的实力,但是他缺乏韧性,面对不熟悉之物谨慎过头。

他的伙伴多好啊,将这一切都补全了。

在心之房间中,他透过门缝看着三步以外的另一个房间。那扇铁门是从来不锁的,伙伴不对他设防,甚至随时欢迎他去他的心之房间。

那房间多么温暖啊,就像以无数玩具建筑起来的乌托邦,纯粹而高尚,而伙伴就是其中沉睡的主神。

相比之下,他的房间就是米诺陶斯的迷宫,压抑冷酷,将所有埋葬进黑暗和虚无,刻意留下诸多危险之物,正如通向王者之路。

他如囊萤映雪一般地看着对面的,在他心里绝对不会消逝的光明。

只有握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这是他不知从何而来的概念。

那间房间曾经失去了它唯一的王,源于住在对面的傲慢的王的失误。

那段时间可能是无名的法老王在现代醒来之后最黑暗的一段时间了。每日深夜,他能看到他的伙伴离他而去的那一瞬间,卧在伙伴眼中的释然和庆幸如同凌迟。

习惯是最可怕的,他习惯了心之房间对面的欢声笑语,习惯伙伴时不时怯怯地叩门而入,习惯当他失意心慌时伙伴不著声色润物无声的安慰。

回到如同千年积木之中的寂静的感觉极差,特别是得到过喜乐,而这欢喜最终葬送在自己手中。

他丧失了喜乐,又回到了朝不保夕的生活之中。

不,这还不是他的生活,他的存在相当于武藤游戏的赝品,过于喧宾夺主的赝品。

身边所有的人无时不刻提示他这失而复得生命的虚假,在依然明媚的笑容之下掩藏的是忐忑——谁也不知道奥利哈刚的灵魂剥夺是否可逆。

那次和拉斐尔战斗之后,所有的光怪陆离都是他的错。

我真的是个善人吗?他没有记忆,此事存疑。

我真的应该去追寻记忆吗?这可能是外因加诸给他的暗示,而他真的看不清楚自己的内心。

他面对前所未有的自我质疑和不自信,却失去了唯一能够使他定心的人。

这段时光无名的法老王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万般庆幸的是最终他的伙伴失而复得。

“另一个我,我要准备睡觉了。”他的伙伴在他的臂弯之间转了转眼眸,他悄悄伸了伸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来之后另一个我怎么那么粘人,明明从前还是连牵手和触碰都少有的,现在就和得了皮肤饥渴症一样。

“再让我抱一会儿。”无名的法老王闷闷地说,手有一点点抖,可能是又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好了,都过去了。”武藤游戏拍了拍另一个他的手臂,轻松地笑着,“我都在你的心之房间里了,又怎么会离开你呢?”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