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豹冬】神就在我们身边(西幻AU)(段子)

1
“你为什么杀我父亲!”
“啊?”
“为什么!”
“我没杀!是人类狩猎他的。”
“那你跑什么。”
“你身上好热。”Barnes眨了眨眼睛,睫毛上的冰晶清晰可见。

2
“Steve。”
“嗯?”Steve抖了抖报纸,一根羽毛晃晃悠悠地飘了下来。
“听说这层楼又入住了一个人。”
“对,怎么了?”
“他是谁啊。”
“啊哦……”Steve从背后摸出了本棕色本子,翻了翻,蓝墨水的端正手写体清清楚楚,“T'challa,小黑哥。对了,是雨林之神。”
“哦……他啊。”
“你俩认识?”
“他昨天追着我跑了两个街区,说我杀了他父亲。”Barnes挠挠脸,弯腰缩在沙发里,“你知道,我几百年前就不杀人了。”
“I know。”Steve眯了眯他的蓝眼睛,两对翅膀瞬间张开,客厅被挤得没多少位子。
“哎Steve冷静!”Barnes被第四只翅膀打到了头,疼得拽下一把羽毛。

3
 Steve是大学讲师,主讲美术史。
Barnes是他的助教。
其实他一直有点羡慕Steve记这些达芬奇啊米开朗基罗冷暖色调透视关系的轻松,估计是因为美国信基督教的多。
毕竟Steve是权天使嘛。
然而权天使也有他的坏处,比较忙。
这已经是本学期第三节让他代的课了,回去一定要敲他竹杠。Barnes翻着点名本,这么想着。
妈的,Steve还在点名本上画画,真浪费天堂的墨水。
Barnes撅了撅嘴,果不其然,听到了一声快门的卡擦。
他才不管呢,哼。
学生都很熟了,毕竟成天都是他看办公室,但是好像多了一个……
“T'challa。”有点耳熟。
小黑哥从最后一排站了起来。
哦,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4
冬天快到了,Barnes高兴起来。
终于不用一天到晚开冷空调,还可以名正言顺的打架了。
Steve开始担忧了,洗了自己房间的空调。
楼上的Clint和Scott开始给自己房间铺地毯,力求覆盖地板缝隙。
Barnes冬天可不是好惹的,风呼啦呼啦的穿堂而过,可冷了。
也就隔壁的Wanda不怕,毕竟她几百年前就死了。
巫妖嘛,就这样。

5
周末,T'challa一大清早起来给非洲灰鹦鹉僧鹦鹉喂了瓜子。
给玉露富士山生石花丸叶景天小小喷个水,晒晒太阳。
然后给孟加拉豹猫加上猫粮,端盆冷白开和一小碟羊奶。
然后摆弄几根小木棍子和塑料薄膜,据说可以搭成一个小大棚。
其实他不是很怕,毕竟他是雨林之神。
即使权杖放在了老家,他还是有心的。
但是这个城市从秋天开始就冷的不像话,T'challa有点担心。
而且他搭不起来这个小棚。
于是他去找了隔壁家的Steve。
他冒险叩响了那扇新装的双层不锈钢防盗门。
其实T'challa有点怂,毕竟在美国地界惹权天使真的是作死。
没想到开门的居然是Barnes。
“……”看Barnes并没有睡醒,看到他下意识嘴型做了个“卧槽”。
T'challa感觉自己来错地方了。

6
Steve严肃地坐在客厅里面,背后翅膀若隐若现。
Barnes坐在Steve翅膀微拢的空间里,绞着手指玩。
T'challa坐在对面,相当尴尬。
“我是……”T'challa最终决定化被动为主动,“我是来向Barnes先生道歉的。”
Steve用可以戳死人的视线看着他。
“很抱歉前几天冒昧地因为一些家务事而追逐你两个街区。”T'challa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猫耳拖鞋。
Steve依旧用可以戳死人的眼神看着他。
Barnes倒是抬眼看了看他,Steve的翅膀又拢紧了点。
“所以,对不起。”
“……”
这场面就很尴尬了。

7
T'challa决定乘Steve不在的时候去找Barnes。
Steve给他的感觉就是护崽的母鸡,特别加上翅膀。
不,不能说出口,上帝听着呢。
而躲着Steve让他尝到了久违的不能自由的青春期滋味。
“咪——”孟加拉豹猫又跳起来去扑灰鹦鹉。
“shit!shit!”
有时候T'challa真后悔把据说全世界唯一一种能和人类正常交流的鸟类从宫殿里带过来养。

8
Barnes最近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礼物。
一盆多肉植物,小小一株,绿油油的带点红。
Jan从教师办公室路过借水彩纸,摸了摸她光洁的下巴确定这是虹之玉,养得不错的那种。
他还在盆底下发现两张信纸,用小字手写了浇水天数和光照需求还有养殖须知。
Barnes拿起巴掌大那么一株,环顾打量了下,决定带回家养。

9
养了两天,有点萎了。
Steve看了看,让他别碰植株少浇水多晒太阳。
T'challa故意在他们并排的阳台上晒多肉。

10
T'challa如愿以偿地把小棚搭好了,和Barnes愉快的交换了养多肉的诀窍。
当然是乘Steve不在的时候。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