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荷贝】Believer.一(AU ooc 慎)

这章阿努比斯和贝克满满的cp感弄得我都不敢打荷贝的tag
美国众神AU,慎。
暗搓搓求个评论
-1-
依旧是很久很久以前。
贝克在埃及大地游荡了很久,久到扎雅年华老去,尼罗河经过了几十次的泛滥退却。
他跟随着葬礼,希望能碰到阿努比斯。
他的确碰到过阿努比斯,犬头人身的冥界神明惊讶于无法领导他的魂灵,好奇着他手腕上的荷鲁斯项坠
贝克问阿努比斯为什么他无法踏上死者之路,非常谦逊。
“你手上的荷鲁斯之坠。”阿努比斯将一个魂灵带入冥府之路,转而看他,“它的双眼源自远方矿业大镇,它的躯体源自死亡雨林中生长逾百年的上好木髓,它的长羽源自远方黄金之国的供奉。”
贝克不甚明白,歪了歪头。
“这个项坠上聚集了信仰,经过你鲜血的浇灌,它的力量甚至能使一位神明死而复生。”阿努比斯伸手抚上贝克手腕上的项坠,刺骨的阴冷侵袭入贝克的魂灵,“当然可以使在世神明更为强大。”
犬头人身神将贝克的手抬起,看着项坠熠熠的蓝眸:“荷鲁斯盯上你了。”
阿努比斯已经足够小心翼翼,但贝克的手依旧淡了些。
作为魂灵的引路人,阿努比斯依旧有很强的神力,足够使不遵规则的灵魂皈依守则。
“我无法将你引入轮回大门。”阿努比斯放下了手,稳妥地收起利爪,“也许我能帮你找到答案。”
瘦高的犬首人身的瘦高神明拄起金拐,点了点地面,示意贝克跟上。
从此贝克跟随阿努比斯,他数度见过天堂之门与地狱之门的开合,甚至亲手触碰过天平上的白羽,传说能衡量人善恶的长羽。
有一天,他又一次跟随着阿努比斯走过九重门,死亡的奥西里斯枯瘦的手托着下巴,用他腐朽衰败的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贝克,佝偻的身影无比苍老,微微向上翘起的龟裂的唇角看起来无比诡秘。
贝克被看得脊背一寒,努力将自己的身影缩入阿努比斯的影子。
“贝克?”贝克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他转头,看到了白发苍苍的扎雅。这位当年以美闻名平民窟的少女已经成了老妪,穿着老旧但整洁的衣裳,灰白头发绾起,有风韵犹存的味道。
贝克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阿努比斯垂眼看了看他。
他们间隔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扎雅用她那双智慧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贝克,最终被身后的顽皮孩童推上前。
亡者也有爱,但亡者没有眼泪。
贝克眼睁睁地看着扎雅掏出她的心脏,像个红水晶似的,一鼓一鼓,血管清晰可见。
羽毛轻飘飘地落在右边,宛如千斤。
天堂之门在扎雅身后开启,她回头看了贝克最后一眼,衣袂飞扬,徐徐化作一缕明媚的烟。
贝克握着提灯的手颤抖了,用手抹去眼角不存在的泪水。

公元5年,一个来自埃及的奴隶将阿努比斯引去了美洲新大陆。
“死亡永远比光明要先到达。”阿努比斯殷红如血的眼睛几乎不带怜悯地看着那具干瘪的尸骨,上面没有魂魄的印记,“他在死前没有呼唤我,他呼唤了上帝。”
阿努比斯语调拙劣地吐出这个新词,甚至有些扶不稳他的金杖。
贝克担忧地站得离阿努比斯近了些,甚至大胆地想要扶着阿努比斯:“我们还能回去吗?阿努比斯。”
“我想可以……”阿努比斯踉跄一下,用金拐点地,泥地旋起一道风,包裹起阿努比斯和贝克。
进入地底世界的瞬间贝克被呛了一下,美洲的地底荒芜一片,毫无秩序可言,枯败的参天巨木偃卧在泥地上,烟熏火燎的气味往贝克脸上扑。
他手上的项坠的眼睛在地底常有的无边的风沙中熠熠生辉,幽幽的天蓝色的光仿佛指引着他们回乡。
“这里还未开化。”阿努比斯挥舞金杖打掉觊觎贝克的恶魔邪灵,“我们只能徒步回去,祈祷我们的家乡有人类死亡并呼唤我吧。”
贝克低头躲掉邪灵的利爪,走得更靠近阿努比斯了些。
这是他们第一次抵达美洲。

*历史渣废感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