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在杜王町喂鸽子

最终还是个写爱情故事的

【DJ】铁幕·二(谍战大戏)

一日两更我也是可以。
用心感受,用心!真的我是伏笔和照应狂魔(。)【并不是】
欢迎评论。
顺便我已经摸透我单数章涨粉双数章掉粉了

之后两周内,Daniel在旧金山表演多场,几乎每一场都能看见Jack在远远地看着他。
终于有一天,在Daniel表演结束后,他看到Jack悄悄摸摸地跟着他。
“OK,有何贵干?”Daniel骤然转身,堵住了小巷的去路。
Jack停下脚步,左脚局促地擦着右脚,棕色长裤的裤脚上沾了泥点,半旧的衣裳有点湿,应该是刚刚被什么水泼到了,看着相当狼狈。
他撩起兜帽,露出一张青葱面庞,那灿烂的笑容洋溢着喜悦。
“呃……Altas先生,我是您的粉丝,能给我签个名嘛?”Jack从怀中拿出一本笔记本和一支圆珠笔,手兴奋到颤抖,满脸期待。
看着他璀璨的温吞如鹿的眼睛,Daniel不忍拒绝——即使他知道可能有诈。
所以他用圆珠笔叩了叩纸面,潇洒地签下“J·Daniel·Altas”,将本子还给Jack。
“谢谢!”Jack笑得灿烂,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副扑克牌,将花色亮给Daniel看,大拇指藏在牌后,将牌擦起上天,如花瓣散落。
Daniel歪了歪头,看穿了Jack的意图,他追上几步闯入牌中,拽住了Jack的手腕——乘机摸了摸有没有纹身。
“呃……”这就很尴尬了。
Daniel拍掉了头发上的扑克牌,整了整衬衫:“首先,对不起;其次,这个技巧我可以教你,至少更为纯熟;最后,牌……是不要了对吧。”
Jack嫌弃地看了看水坑里的牌:“谢谢你的好心,但是我现在有事……家里人打来电话了。”他亮出手机,戳了戳最上面两个标注为空心圆的联系人的未接来电:“我有门禁的。”
“呃……那就改天吧?留个联系方式?”Daniel搓了搓手。
“好好好!”

“嘿Merritt!”Jack走之后点开了标注为空心圆的联系人,拨通了Merritt的日常联系电话,“我碰到Altas了,看手法应该是本人,不是冒充的。”语气难掩激动。
“OK,Jack,你先把手机拿得离开你的脸一点,看看时间。”Merritt喝了口咖啡,“我身边的两位女士都快急得跳脚了。”
“呃……晚了十分钟而已。”Jack挠了挠脸,“顺便我拿到Daniel的签名和联系方式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就好。顺便你现在和Altas先生还不熟,不要直呼其名。”Merritt沉吟一会儿,“我再给你二十分钟,看天色要下雨,快点回来,你没带伞。”
“好的,挂了!Bye。”

Merritt在电话接通时就开了免提,Henley和Lula将电脑中放着的《美国恐怖故事》按了暂停,靠在椅背上听着。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看那个复出的Altas先生。”Henley吸了一大口奶昔,将杯子递给Lula,“Jack这语气听着……就像见到毕生偶像的迷妹,之后的环节就应该是被骗之后愤怒绝望了。”
奶昔杯子里插了两根吸管,Lula拿过去直接喝了一口:“下次我陪着去看看?然后拿掉Altas先生的钱包和皮带?”
“Lula你似乎又咬了我的吸管。”Henley在另一台电脑上敲打几下,骤瞥到右下角的时间,“Jack怎么还不回来!顺便Lula不要这么恶意。”
Lula瘪了瘪嘴,看向Merritt。
“我已经提醒Jack快点回来了,二十分钟左右到吧。”Merritt十指交错支在下巴下,“我们倒是应该去看看Altas先生?”
“下次我们一起去?”Lula托腮。
“好主意。”

Daniel今天总感觉冷嗖嗖的,像谁一直盯着自己的后脖子似的。
他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今天会发生什么脱离他预期的事情,不明好坏。
他一如既往地站上桌子,掏出一副牌:“Hi,我想常在这一带转悠的先生小姐应该已经很熟悉我了。今天,我就要玩点不一样的。”
他突然坐下,拉了最近的一张桌子过来:“今天,我要讲个故事。”
“从前,有三个王。”Daniel抽出三张牌摊在桌上,推给最前排的三位观众,“分别是伊凡四世、维多利亚和拿破仑。”
“这是欧洲大地。”Daniel将其余杂牌一推,摊手示意三位观众将k放在杂牌上,“——没错,俄国也是欧洲国家。”
“现在,假如我手上也有一张k,而他是希特勒——事先声明,我不支持纳粹,而王这个称呼也不够恰当。”Daniel将一张杂牌盖在一张k上,“我要攻打你们。”
一位观众反应迅敏,盖了一张杂牌在Daniel的杂牌上头。
Daniel比了一个大拇指:“好,现在轮到我了。”他将一张杂牌放在另一张k上,摊手示意继续。
他的眼光很好,第二位观众将自己手中的杂牌,非常乖——他们拿到k时,一抖就会发现背面还有一张牌,两牌严丝密合地贴在一块儿,同时限制了每位嘉宾的持牌数——总数必须正好是三张。
“继续。”Daniel颔首而笑。
最后一位嘉宾放完最后一张杂牌,一切似乎已经盖棺定论。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何不联手?”Daniel将所有牌归拢到左手,抬到胸口,打了个响指,又故弄玄虚地吹了口气。
他将最顶上的三张牌取下,放在桌上成扇形,一张一张地翻开:“我们来看看……”
——是明明白白的三张k。
Daniel已经习惯于人群对他的回应,他试着乘着掩护找到那道令他不舒服的视线的源头。
似乎就是街对面那家星巴克。
Merritt正坐在里面,Henley面对面地坐着,什么都不干,一人一杯星冰乐。
“他是真的吗?”Henley说。
“嗯哼,Jack当初给我看过他的表演录像。”Merritt习惯性地咬了咬吸管,“从一些习惯性动作和对一切举动的掌控感来说,是的。”
“——也就是说他是个控制狂?”
“可以这么说。”
“嗯……”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