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DJ】铁幕·五(谍战大戏)

求评论。
用心感受,招待不周。
(只是因为懒得写细节分析)

数周之后
晚上12:00,洛杉矶保德剧场。
昏暗的剧场内,Jack取下墨镜,在背包中翻翻找找,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遥控器,摁下了上面的绿色按钮。
一面墙大小的镜子渐渐向上升起,展露出其后舞台的样子。
两天之前,四骑士令保德剧场地下一层的舞台与旁边的观众台彻底消失,并在现场留下四骑士的名片,说数周后要在保德剧场地下一层到来“最后的序幕”演出。
此时在保德剧院所在城区引起轩然大波,许多洛杉矶当地的粉丝慕名而来,导致保德剧场不得不关闭地下一层。
这正好为Jack进行舞台装修创造机会,毕竟他可是“四骑士最好的场工”。
“Jack,你到了吗?”蓝牙耳机中传来Lula一如既往跳脱欢快的声音,完全不像她此时正身处洛杉矶第一毒枭那严防死守的秘密金库中。
“嗯哼。”
小金库中。
“OK……我看看。”Lula拿着手电筒环顾,时不时照着手中的色卡,“我们能庆幸这位大佬没有把古董也一股脑儿地堆到他的小金库中,不过柜子很难办,实木的,有点年头,我看看……还好,黑檀,能买到相似的墙纸。”
保德剧场。
Jack一脚踹开舞台下小小一间准备间的门,翻了翻双肩包找出纸笔,边听边记:“黑檀墙纸……”
准备间内已经用铅笔规划好了每一件家具的位置,最为麻烦的保险柜已经由上司负责定做——每次他们总是花大价钱做准备,看得Jack挺肉疼的。
Lula的母亲是个雕刻师,跟错了老板,有再精湛的本事也是枉然;最终刺进Lula父亲脖子的那把刀,也是一把雕刻刀。
但这也带给Lula一项技能,她从小就被母亲放在工作台旁,好照顾,看多了各种材料,也就能识各种材料。
并且能和“神偷”Jack并驾齐驱的女人身手不可小觑,所以Lula经常负责勘测需还原现场,以及情报收集。
金库。
“需要注意的是灯泡是蓝光,妈的浪费。”Lula啧啧嘴,“还好是天蓝色的,功率挺高,要注意电网。”
她绕着真正意义上的小金库绕了一圈,保险箱占去了大半地方,其他装修实在不怎么样,甚至可以说是寒酸。
“等等,这个墙壁……”Lula眯了眯眼睛,调亮了手电筒的灯光,“有点麻烦,涂装材料不能轻易买到,下次来我拍照给你,现在我该走了,Henley撑不下去了。”
Henley黑进了毒枭的监控系统,这对她来说很轻易。
她据她自己说,父母都是魔术师,是逃生魔术的一把好手;后来结识黑客“疯帽匠”,成为他的闭门弟子,曾经代号为“爱丽丝”的女黑客。
但是毒枭家也养了三个黑客,这位年老的枭雄倒是相当与时俱进,他相信并崇拜着科学。
“好了我走了,拜。”Lula卸走了头顶通风管道的铁栅,游鱼似的蹿了上去,“Henley说下次让Daniel和你一起去舞台,要布置一些东西。”
通风管道里面也是密布铁栅,一些区域近乎处于密闭状态,Lula带上简易呼吸器,时不时叩叩右耳的蓝牙耳机,左耳是与Jack的通讯,右耳则是与Henley的。
保德剧场。
Jack打着手电找到了之前扔在角落的一捆电线,顺着墙壁摸去,手指浅浅碰到了废弃的插头。
“OK,开工。”Jack嘴叼着手电筒,将亮度开到了最大,带上电工手套,从双肩包中拽出工具箱,开始顺着画好的电线图排线。
之后不忘空出只手,摁下了遥控器红色的向下摁钮,封闭舞台。
——其实让舞台和观众台消失很简单,这和魔术师让兔子消失是一个原理。

与此同时,快捷酒店。
Henley抱着包乐事的番茄味薯片,睡裙遮到膝盖,露出的两条白净小腿无聊地荡啊荡。
他们开了三间房,Lula和Henley睡一间双人,里面堆着他们表演用的各种道具、服装——还有他们准备期间的。
Jack和Daniel睡一间双人,Daniel加入后就有了三位男士,三人抽签谁和谁同改造用工具住双人,谁抱着所有的安排和设计图睡单人间。
现在,Merritt和Daniel聚在Henley的双人房里,电视里播着无关紧要的新闻。
这次是听Henley和Merritt介绍四骑士的装备得,这是了解四骑士科技水平的绝好机会。
“这个是Lula的化妆包。”Henley手在键盘上敲几下确保Lula能够从毒枭家中顺利脱身,并将Jack进到剧场的录像删掉,然后站起身来拍了拍身边最近的黑色旅行包,“里面除了有日常意义上的化妆品,还有假发化妆蜡颜料和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要她回来再和你说说。”
随后她拉开一个旅行箱,拍了拍其中叠得整齐的布料:“假领,什么样式的都有,很薄的棉布和纸张做成的,随用随丢不可惜,但一次带的数量有限,要省着点用。”
“这是配套的领带领结,化纤仿的丝绸和纸夹制的。”Henley指了指旁边用橡皮筋捆一团的东西,“同样扔了不可惜——当然我们表演不穿这些东西。”
接着她跳过一个比刚才箱子更大号的箱,:“这是女装,没什么好看的,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好穿的,除非你是变态。”
“这个箱子是鞋。”Henley顿了顿,“上面摞的铅片是Lula和Jack藏在鞋底防身的——千万别小看,Lula的第二任继父是拳馆教练,而Jack则师从地下黑拳。”
“然后这是伪装用的。”Henley敲了敲合在破旧运动鞋上的板子,“高科技,平时我们不用。”
“然后这是正经的鞋子。”Henley指着箱底内侧,显然有个夹层,她掀开了那个夹层内的盒子,“牛津鞋,你和Jack鞋码差不多,他有两双,你可以穿一双。”
“西装一套蓝一套黑,Boss明天会寄到一套宝石蓝和一条衬衫;还有一条马甲,一般是Jack穿。”Henley拍了拍整整齐齐挂在衣柜中的西装,“上台的时候里面穿自己的衬衫,外面西装轮着穿没有问题。”
最后,Henley蹲下身将藏在西装裤下的保险柜打开:“这是我最喜欢也是总价值最昂贵的一个柜子。”
“这是手表,侧面本来用来调节的改作微型追踪器和窃听器,一拧一拔就能取出来,之后就可以用了;表盘有两层,第二层是屏幕,能够看携带追踪器之人的行动轨迹,只是地图要事先导入。”Henley一边示范一边说,Daniel眯了眯眼睛,饶有兴趣。
“这个发卡,梳齿是做成万能螺丝刀,尾有锯齿,可以勉强作小刀用;这上面的假水晶下面安了小灯,必要时可作手电筒。”
“这一瓶是防滑剂……没什么好说的,该怎么用怎么用。”
“领结后有通讯器……”
……
四骑士的装备有点像早期俄罗斯特工风格,简洁粗暴,但相当实用,追求小而精;而高科技……怎么说呢,Daniel感觉很眼熟。
最明显的感觉大概是四骑士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研究这些高科技吧,毕竟他们是魔术师,是四骑士,还要管毒品犯罪;那应该是他们口中“Boss”的杰作,那此人定不简单。
“OK,现在暂时就这些,Atlas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呃,请问一下这次演出我能用到多少?”
“应该,没有。”

第二天午夜。
Jack第一次和自己的偶像出任务,他很兴奋,但显然责任心压倒了他的兴奋。
“进准备间的时候小心踩到地上的电线,虽然没通电但是容易绊倒。”Jack摆了摆手,示意Daniel跟上,“我负责将电路铺好,然后调整好灯光,其余交给上头的人来干,你明后天应该会见到他们。”
“哦?”Daniel第一次知道四骑士不止五个人。
Jack瘪了瘪嘴:“我们每次大型魔术的大型道具都是由他们把关的,一个青年和一个老太太,中国人。”
他从来都是个健谈的人,虽然现在在一片黑暗的舞台中实在是有些暴露,但他依旧多提了一句,心里决定回去后好好和Daniel说说——在Merritt同意的情况下,Merritt一直很注重保护四骑士的隐私。
“Merritt说要你指导一下怎么让这个场景更真实。”Jack叩了叩准备间的木质墙壁,“这里很难做像,那个毒枭……审美太诡异了。”
“这个其实很简单。”Daniel环顾四周,抱臂而立,“我擅长的魔术根基立于掌控观众的视觉感官上,而其中的基本技法为视觉诱导,当所有人的感官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时,他们就不会感觉有什么道具在欺骗他们——这就是为什么站的越近,看到的越少。”
“而室内有一片区域明显是摆放大型道具……应该是保险箱,那也许通过向嘉宾暗示与引导,以做到令他忽略身边场景的缺陷……这事我觉得应该询问Merritt。”Daniel决定祸水东引。
“好,我明天问问他。”Jack点了点头,也算是赞同。

数周后。
Daniel第一次作为四骑士登上舞台,还是主导者,说不紧张那真是假话。
“没事,排练好多次不会出差错的。”Jack拍了拍他肩,看着他的领带皱皱眉头。
Daniel知道自己打不好看温莎结,所以他几乎放弃领带。
Jack伸手解开Daniel的领结,他灵巧的手指在丝绸的黑色领带间穿行,手指的薄茧在丝绸上摩擦出小小的微不可闻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他像修剪玫瑰花刺的花匠一般小心翼翼;Daniel站直了身子其实比Jack稍高,他能隐约看到Jack的发旋,甚至能通过是不是触到他的衬衫的手指感受到Jack那属于年轻人的稍高的体温。
“好了,你是第一个上场的,我垫后。”Jack笑了笑,笑纹深刻,“大魔术师Atlas。”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Daniel转身,同留在后台操控灯光和一切机械的Henley击了掌,跃上舞台。
璀璨的灯光连同扑朔的闪光灯都令Daniel感觉如此亲切,关注与对于全场视觉的掌握感之于Daniel,犹如上瘾。
这是会越来越沉浸其中的。
“Holle! Los Angeles!”他站在高高舞台上扬了扬手,这是他最为熟悉的舞台,因为他在接受特工训练之前,他最常将舞台设在洛杉矶,“好久不见!”
似乎有人认出他来,观众的呼声迎来第一波高潮,Daniel露出满足微笑,他的气氛带动成功了。
“也许你们已很久未见到我,并疑惑其中原因。”Daniel十指交错,扬声道,“但过去的已经过去!”
“Now you see me !”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