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在杜王町喂鸽子

最终还是个写爱情故事的

【DJ】我见你骨骼清奇来和我学做菜吧4

4 薄荷糖浆
Lula最近在研究一款妆容,她管它叫“融化”,然后顶着它跑来跑去——Daniel实在不明白这个姑娘为什么好好的没事儿就要花大价钱给自己毁容。
不过这天,的确是要热化人了。
Merritt都摘下他的帽子,摸了摸闷出豆大汗珠的光洁头顶,瘫在沙发上连书都懒得看。
Henley往李奶奶的鞋柜上搁了两碗水,在地上铺两块长毛巾,进门往脸上一泼,爽!
李奶奶怕热,又节省,早上一般不开空调,这就很磨人了。
周末,Henley敲开了对门的大门,应门的是Jack,又在赶稿,彻夜没睡,黑眼圈快到脸颊了。
“什么事?……”口气很虚。
“我找Daniel,来做点东西。”Henley大包小包地提着麻袋,手里拿了把剪子,因为天热而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
好吓人啊。
Jack有点懵,两秒之后“啪”的一声关上房门,一分钟后再次打开就看到裸着上身的Daniel举着牙刷对着她。
“什么和什么啊。”Henley哭笑不得,打开麻袋,里面是一盆盆的薄荷,翠生生的,清凉味道让人精神一振,“剪刀用来剪叶子的呀。”
“啊,哦。”两个人都有点懵。
妈的智障,还会传染。
之后Lula和Merritt也起床了,Lula行云流水打开电风扇瘫坐在沙发上。
Jack拍了一巴掌电风扇的“关闭”按钮:“电费!”
Henley眼中满是同情:“所以我不远万里买了薄荷来拯救你们了。”
“Henley——”Lula拉了拉自己的领子,伸手挠挠Henley的袖管。
“你挚爱的薄荷糖浆?”Daniel披了一件衬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没错。”Henley一件一件把一大袋白糖,一大瓶蜂蜜和一盆盆的薄荷放在地上,“你这里有大盆吗?”
“嗯哈。”Jack举起了手里脸盆。

厨房内。
“要洗多久。”Merritt把飘在水面的薄荷叶子往下摁了摁,“手好凉……”
Lula和Jack在旁边拿着李奶奶的捣药器一下一下慢腾腾地碾着薄荷叶子,看着Henley一口气把楼旁边中国城超市里买的大号矿泉水咕咚咕咚往锅里倒了一半不到,再把泡好沥干净水的薄荷叶倒进去,再倒进去一大杯白糖。
“慢慢熬就好了。”Henley抹了把汗,Jack特别贴心的把电风扇扛了过来。
“乖孩子。”Henley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脑袋。
Jack脸红了,虽然他不是纯情小处男,甚至吻技都能出一部畅销书,但他还是容易脸红;Daniel撇撇嘴。
“十分钟之后放一勺麦芽糖。”Henley拿出了一瓶深蜂蜜色糖浆,放在台上,“走,我们出去看电视去。”
Daniel就被无情地留下看灶台了。
十分钟后他加了一大勺麦芽糖……
又熬了十多分钟,薄荷颜色变深之后,Daniel滤去了叶子,放在旁边五个茶杯里,又把半透明淡黄色糖浆倒进玻璃密封瓶……
Henley把三瓶糖浆放入了冰箱,带走了一瓶。
“你不高兴?”Jack瘫在沙发上拿着电脑码字。
“嗯。”Daniel撇撇嘴,“Henley很好看?”
“是啊。”
“……哼。”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