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nysm】铁幕·十一(ooc,谍战不好看)

写得心累,不好看

大概是要淡圈了。

用心感受。

十一

事发一星期后,Merritt同Daniel大吵一架,以Jack将Daniel拉走买补给而终止。

在超市中排队时,平常多言的Jack少见的缄默不语,深褐色的眼睛似乎一下子失去了生机,深沉地令人心惊。

“你真的,没有干任何事吗。”走在大道上,空气中水分浓重,似乎是将要下雨,Jack拎着大包小包的罐头面包,低头看着地面,问Daniel。

Daniel脚步顿了顿,他以为Jack不会怀疑他,至少还要过一段时间才开始怀疑。

这是不是说明了Merritt终于说服了Jack,也许吧。

“没有。”Daniel语调平稳,他已经学会了怎么压抑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无面之人。

他心底最后一点良心与善意在挣扎,这一个星期他们之间的关系少了女孩们的调停,瞬间发酵成一个无法言喻的东西。

而Daniel也因杀死Lula心态开始转变,从幼稚到成熟的蜕变,以死做茧。他明白他已经回不到过去了,应当赶快结束任务,回到国土安全局或者CIA的荫庇下,拿到他的新身份,开始新的生活。

这也许是一种变相逃避。

Jack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不语,他闷头走路,手攥紧了塑料袋。

最终他们站在合租的公寓门前,Jack用手指擦过眼角,明明眼泪不存在:“我相信你,我一直相信你。”

“我知道。”Daniel应声,将口袋中一盒新买的子弹压了压。

他想在Jack为他整理领结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是爱过Jack的。

不过爱情这种东西,永远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现在现实抹杀了还在萌芽中的爱慕,他必须杀死Jack。

Daniel眉头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

——或者让Jack永久失去行动能力。

 

两周之后,四骑士的谢幕表演上。

Jack·Wilder脊柱中枪,及时送医而保住性命,可惜下半生再也不能行走。

Dylan安排Jack住进了一家挺不错的疗养院,想在Jack状态稳定之后同他谈谈。

Alma试图和他谈谈,每次都以Jack自始至终的沉默而收场。

Dylan进行尝试的时候,甚至被发狂的Jack用玻璃杯碎片划伤了面颊。

然后Jack转入精神病院,他被诊断为人格障碍、抑郁及精神分裂症,无承担刑事责任能力。

 

表演之后,Merritt站在空旷的停车场等着Daniel,他需要一个说法。

——如果没有,他手中的枪会为他讨个说法。

一会儿,他听见了Daniel富有节奏的脚步声。

Daniel永远是那么笃定,毕竟他永远对局势有所掌控。

“扑。”一声经过消音器处理过的枪声。

Merritt捂着自己的腹部,他的内脏仿佛被绞在一起,揉烂被一个庞然巨物嚼碎,随着动作一小股的血液伴随着内脏的碎片流出体外,白衬衫很快就被染红。

他已经无法瞄准。

Daniel就站在Merritt身前,低垂眸子啧啧嘴,凶器拿在他手里,黑黝黝的枪管正对Merritt的眼睛,随时都能置他于死地。

“砰。”一声没有经过消音器的枪响。

Merritt恍惚看见身着黑裙的Henley如同女武神一般向他走来,这一定是幻觉。

而Daniel则捂住大腿,血将西装裤泅湿,滴落在地,很快聚成一滩。

Henley加快脚步跑到Merritt身旁为他摁住伤口,一手快速拨通电话朝电话那头吼着什么,Merritt不能记着内容,倒是清楚地听到了Henley的英腔。

——原来卧底不止一个啊……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