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段子】闲来吾食·一(多cp,ooc)

这些都是,我想吃的东西。
可能会涉及的cp都有标明注意不要触雷哦。
1 烤蘑菇(茨酒)
十二月底,江山负雪。
今年冬天冷,青蛙瓷器每天清早都要把池塘的冰敲开放憋了一晚上的河童出来玩玩,桃花妖樱花妖去了市场订了一套小毛外套,连酒吞也披上轻裘,窝在室内烘炉子。
只有茨木依旧轻装简行,他的季节与大江山上其他妖怪不同似的。冬天大早上也就他能爬起来,人不知鬼不觉地到处跑。
酒吞倒是有点不习惯早上见不到他,毕竟他去正殿转一圈的时候茨木应该已经靠在那边等他了——偶尔还会带上一瓶梅酒。
实则他们俩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傍晚时候他卷起右手空荡荡的袖子成一个小袋,里面净是些蘑菇,从寝殿后院翻墙进去,没让小妖怪看到。
酒吞倒是知道他会来似的,正巧在游廊上逗铁宫殿内侍妖怪养着的猫。
“吾友啊,吃蘑菇吗。”茨木赤脚站在青石板小路上,看着可怜的,一袖蘑菇拿也不是放也不是。
酒吞瞥了一眼茨木,拍了拍手下黑猫的额头,让它找自己主人去:“你既然已经带来了,本大爷不吃白不吃。”
茨木得令似得去取了炭炉子,他对酒吞寝殿的放杂物的地方比自己的院子都熟。
两人就这么在廊下随便地烤起蘑菇,茨木也周全,直接连带着调料酱都拿了;院中有水,都懒得出去洗。
茨木手指带着妖气,将蘑菇等切了,一片片放在铁网上,当真是大材小用。
抹了油的蘑菇在炭火的燎烤下发出滋滋的响,白嫩细腻的肥厚肉质渐渐失水蜷起,逐渐变成漂亮的金黄;随着轻微的爆裂响,油香菇香像只撩人的手,拨着人的食欲。
不过茨木没什么料理天分,最后还是酒吞用筷子翻面。
“挺好吃的。”
“吾友喜欢就好,下次再带。”
“别翻墙进来了,自己家干嘛这么偷偷摸摸。”

2 豆腐锅(地府微白黑)
不论早春盛夏,阎魔殿总是湿冷的。
阎魔打了个哈欠,修长手指无趣地点了点手边的骷髅,那座冰山不见了还真有点无所事事。
鬼使黑同她相当同步地打了个哈欠,鬼使白和判官出去处理第八地狱的事务了,还偏不让他跟去,如今阎魔殿只剩三个人——阎魔大人,不知何处的孟婆和他自己。
“鬼使黑哦。”阎魔朝他招招手,神色狡黠。
鬼使黑莫名有点害怕,广义上的。
牙牙从大柱子后绕出来,从嘴中掏出一个布袋子,孟婆从里面叮叮当当掏出一口半旧的铜锅和鼓鼓袋子,里面充盈了妖力,大概是为了保护食材。
“鬼使黑!帮帮忙!”孟婆从牙牙上爬下来,长长的袍子后摆“啪塔”一声落在地上,整了整自己的发髻,支起小锅之后,两块燧石实在敲不出火,急急叫了声鬼使黑。
“哦哦。”鬼使黑应了一声,蹲下来敲了两下,着了。
阎魔难得从一团云雾上面走下来,很接地气地跪坐在地上。
阎魔大人啊,注意点形象。
不过现在阎魔殿实在是闲,难得的闲。
孟婆蹲坐在地上,熟稔地往小铜锅里面加水,加一把鲣鱼末,煮上一会儿后加入了几块豆腐和春笋青菜。
“等等,孟婆,吃你这豆腐锅不会把记忆给消了吧!”
“不会,当然不会。”孟婆嗔怒地瞥了一眼鬼使黑,“你以为孟婆汤那么好得啊!”
阎魔抿唇而笑,鬼使黑有些窘迫。
小火慢炖,蟹眼似的泡争先恐后地冒出来,干干净净的被对半切的春笋里头节节排列紧密,正是最鲜嫩的部分;青菜碧油油的,一棵棵排列整齐,裹得紧实。
孟婆见火候到了便扇扇手中蒲扇,调整了火的大小,又摆出了几只瓷碗,和一小瓶酱油。
“吃吧吃吧。”孟婆调了小火,用欢快的声音说着,却不动筷。
依礼数来说,应当是阎魔先动筷子,孟婆和鬼使黑才能动筷子。
豆腐锅已成定局,而鬼使黑现在才反应过来,似乎地府工作人员公然在阎魔殿吃豆腐锅这种东西有点不太好。
不过是阎魔大人带的头,判官回来大概不会管吧。
有点安慰性地想着,鬼使黑盘腿坐下来,乖乖巧巧等吃——向厨艺好的孟婆大人低头,广义上的。
阎魔舔掉了些口上的胭脂,伸出筷子夹了块豆腐,玉似的豆腐颤颤巍巍地堪堪要滑下筷子,幸而她反应快,将瓷碗一凑,让豆腐滑入碗中。
最后动筷的是鬼使黑。
他取了两个碗,却只先夹一块豆腐,随后再用筷子将那块豆腐拦腰截断,费力地将半块豆腐拨到另外一个碗中,自然是吃力不太好,果真那块饱受摧残的半块豆腐碎作了两截,卖相与刚入碗时相差甚多。
孟婆歪了歪头,不解他为何如此:“干什么呢?碎了就容易冷,冷了不好吃了。”
“白要吃这个。”鬼使黑搛一棵青菜,分开筷子将外面的几片大叶除去,留了鲜嫩的菜心,“他从前喜欢吃这个。”
阎魔挑了挑眉头,这位长相不怒自威的鬼使眉目难得在他们面前显露柔情。
“哦——”阎魔呼了口热气,“如果一直不认,汝可有打算?”
“没什么打算吧。”鬼使黑认真地扯掉菜叶,“我总归是他哥哥。”
阎魔一笑,也不知什么意味。

鬼使白回家的时候没看到鬼使黑,大概是遇到什么临时任务,出去了。
桌子上用妖气热着一碗豆腐,旁边分了一个扎着蝴蝶结的小包子看着,它见鬼使白回来了,亲热地原地蹦跳两下,底下似乎有张纸。
纸上内容大意是他去人间带回来这些,让鬼使白回来后乘热吃了。
鬼使黑口风甚严,这点阎魔是知道的。
热气袅袅之间,知是人间春早。

3 茶碗蒸(狗川狗)
金秋,鱼肥鸭美。
近来北海道群妖作祟扰得当地百姓不得安生,正巧大天狗游历路过,顺手罢了。
临去时,渔村村长强拉着他——他的翅膀,给了他一布袋子不知什么东西。
“鄙村贫穷,也没什么好作谢礼的,只有这些。”村长拉开了袋子,一股咸腥味扑鼻而来,“这些是自家腌的上好鱼干和虾仁,请务必收下。”
盛情难却,大天狗只好收下,不然还真走不了。
他不怎么喜欢吃海味,但修行所崇尚的节俭令他思考起这么处理这袋海货。
大天狗朋友不多,源博雅算一个,可是人家贵为克明亲王之子、醍醐帝之孙,家里不差这点东西,再说他还有个安倍晴明的月俸可以吃;大江山的那两位大概也算,只是现在茨木童子一点都不欢迎他去大江山。
思来想去倒只剩荒川能收下这份薄礼,他大概是因为天性原因,倒是喜爱吃鱼。
也不过就是东面的荒川,飞上几天就到了,反正他闲着。
荒川流域极大,要找到荒川之主的居所是件困难事儿。
——不过府邸主人总是会告诉常客开
小道的。
“荒川。”他自然地落到了一棵古松之下,叩了叩中空树干,旁边是条清澈深溪,随着他的叩动,溪里慢腾腾地冒出了些水泡泡,一个梳着丸子头的女孩从水中露出两只黑黝黝的眼睛打量着大天狗,犹豫许久之后伸出白净小手,猛地用力将大天狗拖下水去。
大天狗也不挣扎,他已经这样进入荒川宅邸多次,只是不习惯湿漉漉的感觉,其他也没什么。
荒川宅也不知具体在哪儿,四面环水,没有参照物;一般都是需要小妖层层通报再领进来的,不过实在繁琐,荒川便利用院中不小荷塘,做了条捷径。
也只有算得朋友的人能知晓这条路,大天狗算一个。
女童领他上岸,葱白十指微动,大天狗身上的水便结成水球,还入荷塘。
“大天狗大人。”残败荷丛之中转出一个窈窕女子,向大天狗行一礼后,手交叠贴于小腹,“荒川大人正午憩,请大天狗大人随妾身去客房等候。”
“不必。”大天狗一挑眉,黑翅微展,径自往荒川寝室走。
荒川宅邸不大,大天狗身修腿长,加之对此处的熟悉,很快抵达荒川寝室。
近几日闹了秋老虎,窗与门都开了一半,让凉风透进来,平复燥热。
荒川的确在午休,他背对着大天狗,坐得还算端正,黑色的冠摘下来端端正正放在一旁榻榻米上;只松松垮垮披着大毛外套,歪着脑袋,半边脸颊埋进毛领,身子不自觉地往前冲;尾巴绕过半边身子,盘在膝前,尾尖一点一点的。
“你醒着。”
“嗯。”荒川眯了眯眼睛,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汝来干甚。”
“送你些东西。”大天狗落座于荒川身边,将怀中袋子放在案上。
“哦?”荒川一挑眉,饶有兴趣地拉开了袋子,“虾仁鱼干?不像汝作风。”
大天狗鲜少送他东西,要送也是送些稀有物什,比如名家摹本《十牛图》之类。
像吃食类的,也就送过一次栗子吧。
“北海道得的,被硬塞的。”大天狗为自己斟茶,“没有办法。”
荒川了然地点点头,敲了敲木案,那丸子头女童轻手轻脚拉开纸门,立于荒川身旁,悉听尊便。
“小薰,将这些收起来。”荒川凑近女童耳边吩咐,“将前几日收的蛋用上吧,茶碗蒸。这位大人不喜河鲜海鲜。”
小薰点头,拿着袋子颔首退了出去。
荒川寝室也算整个宅邸中央,开窗却是能看见荒川的碧波万顷的,是因正对水榭环廊,旁又栽种香草花树,设计人想来花了心思,就算是秋天依旧不显萧瑟,反有静谧之感。
不过整日对着这景致,也是过分闲了。
两人之中最先耐不住安静的,是对此不习惯的大天狗。
就算深山老林,秋日也热闹的很,木樨盛开的窸窣与夏日最后一只蝴蝶凋零的落寞,终归是不能安静的。
大天狗抿了口茶,试图挑起话题:“听说你家茶碗蒸与别处不同?”
“谈不上不同。”荒川没怎么睡醒,又打了个哈欠,“不过是有一整只鲜虾罢了,这些吾不缺。”
随后他想到什么好玩事儿似的,话锋一转:“……却也不是每一份里都有的。”
荒川家的厨房总是很神奇,谈话之间,两份茶碗蒸已经由先前女子呈上:“请慢用。”
茶碗蒸在棕色慈盏中,不大不小,用小勺挖着吃正好;淡黄蛋面平滑如镜,蒙了层薄薄水光,如同少女眼眸;中央点了一截香草嫩叶与切的小巧的鲑鱼块,红莹莹的鱼肉点在嫩黄之上,分外好看。
“要不要赌一把?。”荒川点了点自己面前那碗,“汝来猜猜,哪碗有一只虾?”
“我这碗。”大天狗执勺,先将那一块小鲑鱼肉送入口中,“一切皆非巧合,总是定局,期望不存在的,不如笃信存在的。”
荒川点了点头,用筷子将那块小巧鲑鱼夹起,送入女子口中,全作奖赏,之后才动勺静默吃起了茶碗蒸。
忽地,大天狗一挑眉:“想来是我赢了?”
他将碗微微倾斜,蛋被挖得齐整,里头果真有一只着白底红纹衣的大虾。
“嗯哼。”荒川心不在焉地一下戳入碗底,的确没有东西,“汝是赢了。愿赌服输,想要什么?”
“也不求什么。”大天狗起身,“留我住一晚?”
“可以。”

女子来收碟子时,看见荒川并未吃完蒸蛋,甚是奇怪,便斗胆一问:“荒川大人,是吃食不符胃口吗?”
荒川摇了摇头,用勺一翘,便挑出个虾来,一口吃掉:“不错。”
“这……应该是大人您赢啊。”女子惊讶地瞪大了杏眼,“为何将胜利拱手相让给大天狗大人……?”
“就知道汝在外偷听。”荒川一勺一勺将蒸蛋吃完,将碗放在托盘上,“好玩罢了。”
偶尔满足一下他的好胜心,也是可行的。

评论(9)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