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莫萨】瀚若星辰(ooc,好兆头au)

*用心感受,招待不周
*得了开学综合症
第四章
亚当是个奇怪的孩子,和别的孩子婴孩时期喜哭闹好玩耍不同,亚当一直非常安静,用眼睛好奇地打探着世界。
他的眼睛非常漂亮,长而翘的深褐色睫毛具有不容置疑的存在感;他具有澄净的冰蓝色虹膜,那蓝就像冬季的贝加尔湖;比常人稍淡些的瞳孔也是类蓝的,看着极为温柔;他的眼角是微微下垂的,带了圣人的悲悯感。
似乎每个人看他的眼睛总会看出些不同来,克拉克夫人坚信自己的养子拥有一双独一无二的海蓝色眼睛,而克拉克先生说亚当的眼睛在阳光下是蓝绿色的,而克拉克先生进修艺术的侄子则认为亚当的眼睛是宝蓝色的,没有光线的关系。
——莫扎特知道亚当的眼睛的确是撒旦喜爱的冰蓝,这现象实属正常,恶魔总是要成为人类眼中最美的、最好的,这样才容易引诱人们堕落。
这就造就了现在的尴尬。
莫扎特带着无框眼镜,眼睛里没戴好的隐形眼镜戳得他眼睛疼;一头毛糙的金发难得平平顺顺地服帖在头顶,衣服也大换风格,复古风淡色格子衬衫加西装裤,外面披了件宽松款的深褐色大衣,暖色系为主,美杜莎的审美总是可以相信的,虽然莫扎特一点都不喜欢这套打扮,欠了点个人风格。
此时他抱着自己的简历站在克拉克宅前,靠着电线杆等着第五位应聘克拉克家家庭教师的女士出来。
造就天使需要一个漫长的培育过程,造就恶魔仅在一念之间,但此一瞬间需要多年来积累。
恶魔还是要从娃娃抓起的。
莫扎特很意外地没有看到天堂派来的人,他本以为天堂中人会更起劲的,他忍住了打电话骚扰估计在里昂睡得正好的萨列里的冲动,。
他枯燥地打了个哈欠,打了个响指,让身边的路灯钨丝烧断,这样夜晚将多出一片黑暗,被石子绊倒的路人会焦躁羞恼不已,在前往地狱的旅程中迈进一步。
“额……沃尔夫冈·菲弗尔先生?”富态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口招招手,慈和的脸上露出奇异神色,也许她想不通一个大男人为何来应聘幼师,或是不相信莫扎特能够带好孩子,“请进。”
“好的,夫人,谢谢您的提醒”莫扎特笑逐颜开,礼貌的道谢将是好印象的第一步。
——也许还有人畜无害、潇洒帅气的脸蛋。
克拉克先生坐在客厅沙发上,右手边堆着五个文件袋。克拉克家也是当地老牌望族,克拉克先生人格魅力又大,这次聘师薪资丰厚,故吸引了多人来此应聘。
克拉克先生敏锐地发现自己的养子并不一般,再任自家夫人宠溺下去恐酿大祸,两人又忙,总是丢给保姆又不是个办法,所以开始找一周三次上门的两位幼师。
“您好,克拉克先生。”莫扎特掀起大衣下摆坐在正对沙发的钢琴凳上,笑出两个又浅又小的酒窝,“我是沃尔夫冈·菲弗尔,毕业于圣约翰逊教育学院。”他笃定克拉克先生一定会略过他胡乱瞎说的学校。
“圣…什么?”克拉克先生揉了揉耳朵。
“圣约翰逊教育学院。”莫扎特保持微笑,坦坦荡荡重复一遍,真是奇了怪了。
“啊,好,先生,请你继续说。”克拉克先生奇怪地捏了捏耳朵。
“我这次来应聘主要是因为薪资优厚,您也知道现在就业情况不怎么景气。”莫扎特实话实说,克拉克先生喜欢诚实的人,他也希望家庭幼师能够将这种不可多得的美德感染给自己的养子。
克拉克先生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莫扎特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理念方式与经验之类的,这些斐纳都同他排演了数遍,出不了什么差错,最后莫名其妙不在计划之列的提问令他慌了手脚。
“若是你的挚友和你的女友掉到水里,你会先救谁?”克拉克先生扶了扶眼镜,他对这个老实巴交有些天马行空的年轻人还是挺有好感的。
“挚友,先生,挚友。”莫扎特挂上了灿烂微笑,“我还没有女朋友。”
——康斯坦丝会游泳,萨列里可不会。
克拉克先生点了点头:“感谢你的参与,先生。结果将在三天后发到你的手机。”
莫扎特点了点头,余光瞟到门外依靠着栏杆的金发女郎,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他出了门去,到街口的星巴克买了一杯热可可回来,那个金发女郎还站在那边,翘首以盼。
“您好。”他将热可可递给那个金发碧眼的美貌女人。
“哎呀,谢谢你,莫扎特先生。”她的声音细细柔柔的,巨大厚底的圆框眼睛并未掩盖她的美貌,反倒增添一份神秘色彩。
“不客气,阿芙洛狄忒夫人。”莫扎特朝她眨了眨眼睛。
“见到你倒是不奇怪。”阿芙洛狄忒扶了扶眼镜,“你们地狱什么事都喜欢插一脚。”
“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毕竟您此时应该在奥林匹斯山才对。”
“这也是无奈之举,毕竟是老友所托,也算是为了生存。”阿芙洛狄忒摸了摸红润如花瓣的嘴唇,“丘比特还在伦敦读初中,我可放心不下他一个人留在这,我独自前往美洲找神王大人。你知道的,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箭矢。”
莫扎特耸了耸肩,以示无奈。
阿芙洛狄忒抿了一口热可可:“不过你还是正如安东尼所言的……贴心,莫扎特先生。”
“贴心?”安东尼?
阿芙洛狄忒一声轻笑:“好啦,是我说的。”
“嗯。”莫扎特闷闷地应了一声。
“你真的不要爱神的祝福?”
“不了,谢谢您的好意。”
阿芙洛狄忒瘪了瘪嘴,一副少女情态,将一张平整纸币放在莫扎特手中:“谢谢你的热可可,丘比特该放学了,我去看看。再见,很期待与你的共事。”
他就知道天堂总是领先一步。
“呀对了。”阿芙洛狄忒回头朝他眨了眨眼睛,瞳孔之中金光一闪,“代我向美杜莎问好。”
爱神再眨了眨眼睛,那双眼尾上挑大而明亮的眼睛露着精灵般的狡黠。
莫扎特挠了挠头,果然在爱神面前使用诱惑还是班门弄斧。
待莫扎特坐上房车驾驶座时,他突然后悔了。
爱神的祝福啊,多么好的东西。
他似乎永远会将自己所渴求的珍宝拒之门外,错过时机再追悔莫及。

从此莫扎特教亚当音乐,阿芙洛狄忒教他数学与历史。
天堂和地狱都备了课本,阿芙洛狄忒还能自己扩展一些,这位金发碧眼的小姐姐总是有不可言说的平易近人的气质,令人不禁臣服顺从。
等到亚当长到能自如跑跳的时候,每当莫扎特忙着应付地府冗长的报告时,他都会去后院找喂鸽子和树上一对鹦鹉的阿芙洛狄忒。
“这是珍珠鸟小兄弟。”阿芙洛狄忒对他说,“这是蝴蝶小姐妹。亚当呀,请牢记,当你走在充满生机的大街小道时,要关爱尊重所有生命,爱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她会用涂了裸色指甲油的手指戳戳亚当单薄的胸口,分他一点小米,让他喂小鸟。
“老师说所有生命都配被我的脚跟踩碎,阿芙小姐。”亚当小心翼翼地喂着小鸟,然后把手在鸽子的衣裳上蹭一蹭。
“别听他胡说,他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阿芙洛狄忒往往叹一口气,脑内都能想象出莫扎特说出这句话时脸上变扭的神色了。
到了晚上,莫扎特偶尔会给他唱唱摇篮曲:

哦,伟大的约克郡老公爵
他有一万人马
他把他们派到山顶
碾碎世上所有国家
又让他们服从我们的君主撒旦魔王。
(“哦这糟糕的旋律和歌词,真是白白浪费了舒伯特先生的才华。”
“舒伯特不是写摇滚了吗?”阿芙洛狄忒磕着瓜子问。
“哎,对。”)

当然还有

一只小猪去阴间
一只小猪待在家
一只小猪吃热腾腾的人肉
一只小猪侮辱少女
还有一只小猪爬上死人堆的顶端。
(莫扎特有时会想和这么小的孩子说这些真的听得懂吗)

“但阿芙小姐说我要爱护自己的性命更要爱护所有生命呀。”
“随便您听不听那位女士的,您就多听听我的吧。”莫扎特揉了揉额角。
一天天过去了,所谓“协议”得到贯彻,一次没人得胜的冷战。
莫扎特凑钱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希望亚当出去溜达溜达见识人间疾苦,可惜亚当怕大狗。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莫扎特有时会在电话里对着萨利里那方的忙音抱怨。
亚当四岁快五岁的时候,阿芙洛狄忒走了,莫扎特也在同一天递交辞呈。
之后,来了两位新的家庭教师。
“哎呀萨列里大师!”那天莫扎特见了萨列里仿佛见了许久未见的老情人,“我知道您肯定会来的!”
“嘘。”萨列里皱了皱眉头,“您那边什么来头?”
“哈里森,是位老绅士。”莫扎特回答道,“晚上一起去吃饭吗?丽兹大酒店?”
“谢谢您的好意。”萨列里整了整领花,“我先要通过面试。”
此后,哈里森先生给亚当讲“上帝之灾”匈奴王阿蒂拉,还有吸血鬼伯爵弗拉德·德古拉,对此莱斯特表示抗议,说有损血族形象。(哈里森从不讲阿蒂拉特别孝顺母亲,也不说弗拉德恭敬忠诚)他教导亚当如何煽动人情。
萨列里少言寡语,彬彬有礼,给他讲的是莫扎特的故事——都是些八卦。他没有实质性地教会亚当什么,只是无意间给他灌输乐观。
尽管他们十分用心,但是教学进度缓慢地令人发指。

之后,地狱之门莫名大开,十二门徒提前降生,天堂地狱忙得不可开交;随之而来的亡灵暴动又苦了独行者与死亡骑士,亚当自然无人看管。
当阿芙洛狄忒在地狱之门与莫扎特相遇时,心照不宣地互相看了一眼手机——他们还是很想念小亚当的。
后来暂时将地狱之门关闭,莫扎特和萨列里再次来到克拉克宅前,发现仅剩一废墟,焦黑的房梁无精打采地躺着,草地焦黄,无人打理。
听说是莫名其妙在半夜烧起来的,克拉克夫妇有惊无险,但是他们的养子失踪了。
过了不久,便无人再记得那可爱孩子,甚至最爱他的母亲记忆也不甚清晰。
“怎么办?”萨列里皱起眉头,“追踪魔术有用吗?”
“不会起作用的,我亲爱的萨列里先生。”莫扎特咬了咬指甲,“撒旦之子的能耐远远超乎我们看到的,而且他的能力正悄悄苏醒着……毕竟我也算与他性命相连。”他半玩味半严肃地说
“那可怎办。”
“再等几年,等他十一岁,总归有补救办法的。”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