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杰游】良性供求(ooc)

*盲狙的上海卷
*ooc
*摸鱼快乐

  杰克·阿特拉斯是个难以被满足的人,他就像个无底黑洞,不论你向他投去什么,他照单全收;他曾认为成为了王就能填满欲壑,结果只是将他推上了更上级的索求。
  他从来都是“世界遗产级的小鬼”。
  在小时候,不动游星还是他们中比较高的那个的时候,他们三个互相依靠着,在玛莎家的阁楼上,盖着一块毯子分享一本从上级区流落下来的他们大半看不懂的世界名著。
  那天乌鸦用零用钱买了点糖,游星和杰克各出了几枚瓶盖——为了顶上自己的份额,游星跑去这个区唯一卖糖的副食品店,而杰克则用幼时良好的交际能力试图讨价还价——乌鸦自己买了小小的水果糖,而游星和杰克则共享一根棒棒糖。
  克劳看着游星慢慢地靠在杰克肩上,为了保证不漏光,他必须把背压得很低,他嘴里含着那根棒棒糖,钴蓝色的眼睛享受的半眯起来,慢腾腾地言简意赅地给乌鸦解释内容。
  “游星。”杰克突然出声,“糖。”
  “嗯?哦。”游星偏头看了看他,从善如流地将没舔几口的棒棒糖给了杰克,小心翼翼地不碰脏毯子。
  杰克接过那根棒棒糖,见牙利嘴上下一磕,那糖就发出了细微的脆脆的呻吟,就那么在杰克的口中粉身碎骨。
  “杰克!”克罗瘪了瘪嘴,压低了声音喝了他一声,这对游星太不公平了。
  游星只是摇摇头依旧是靠在杰克的身上。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超脱了孩子的玩伴,达到了克劳看不懂的境界。
  十年后,在旧moment之上,游星近乎哭着表明了多年来心中的芥蒂,他那带着哭腔的声音叩在克劳的心上,将克劳内心的累积疑问叩垮。
  游星有着莫名其妙的负罪感,他分外聪明的脑袋总是在盘问如果没有零点反转他的伙伴的人生是否会更为美好。
  他需要包容、成长以赎罪,如果他被需要,就说明他的存在依旧有意义。
  他与杰克达成了奇怪而良性的供求关系。
  这段关系看起来是单项的,似乎永远是游星担任被索求的那一方,而事实上,杰克亦被需要。
  乌鸦已经不止一次在车库中看到游星披着杰克的长外套昏昏沉沉地睡着,看脸色似乎是熬了数天的夜,他蜷着就像一只渴睡的小猫,拉着大衣遮了半张脸,就留眼睛发梢在外;他一个人蜷了一半的旧沙发,这沙发还是他自己捡了弹簧修好的,不算多么高端舒适的。
  杰克僵硬地坐在他身边,扶起游星的脑袋,让游星靠在他的大腿侧,游星舒适地蹭了蹭杰克的腿,他更僵硬了。
  ——他肯定喝多了蓝眼山咖啡,晚上睡不着。
  太见怪不怪了,克罗的神经已经被磨砺得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些太过亲密了。
  如果此时他们在一起,克劳可能都不会有什么很大反应。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游星和杰克表面冤家,实则游星无比享受与杰克的接触,从满足同盟称霸用三碗杯面庆贺时的拥抱,至传递一杯红茶的指尖互碰。
  有同伴在身侧的游星就像一只阳光下的巢穴休憩的鹰,眯着锐利的眼,抖了抖被照顾得很好的羽毛。
  当他待在杰克身边,就像一只明知“一山不容二虎”而收敛爪牙的大猫,喉咙微微发出不符身份的“咕噜”声。
  曾经游星欠缺适当的皮肤接触,现在的他有些矫枉过正。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