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旮旯底】掰手腕·saber!(1)(ooc,恶搞,全员)

*写得很开心
*许愿切嗣
*最近有点精神衰弱想写开心的,《杀死黑天》会慢慢更新,那个大晚上写有点害怕。
*这篇也是缓慢更新这次混更所以超短…

迦勒底的英灵多数因为奇妙的原因而互相素有仇怨,不论是生前身后,总归有一番争斗。
如今被召来迦勒底,这些旧愁新恨总归要有一定去处,不然会同腐败的伤口一般,不加处理将越来越严重,最终会招来无意义之麻烦。
于是,一些训练场总是使用频率极高,损毁率和损毁速度极高。
——而且像archer、lancer、assassin、rider等高敏职介经常轰开大门直接打到迦勒底内部,造成大量财务损失。
“你们要打就开发自己方法。”罗曼医生阴下脸来,孔明将烟灰抖到自己手中的烟灰缸里,觉得此时罗曼有那么点之前见过的所罗门。
罗曼医生神情阴郁,气势逼人,接着说:“不然谁就负责迦勒底一周的修理工作。”
saber组那边传来了一片哀嚎,他们无疑是伤害极高的一组,也是经常破格违规的一组。
于是来自各国各时代的英灵们群策群力,一致认为掰手腕、瞪眼子、剪刀石头布等是很好的解决方式,偶尔押上一点材料或者金钱也是极好的。
——甚至找到了如国王游戏、狼人杀这类的神奇余兴活动。
一·saber们的场合
“向端丽的吾父发起叛逆(Clarent Blood Arthur)!”金发红衣的少女手上青筋暴起,小小的虎牙勒在嘴唇上,墨绿色的眼睛充盈战意。
——当然,宝具名号只是口上说说而已,带动点气氛和感觉。
“你认错人了。”对面冷金色头发的年轻女子摘下墨镜,一双颜色浅淡的眸子盯着莫德雷德,“看好了,我可不是你口中的父王,虽然我不介意同你比试一场。”
她伸手握上莫德雷德伸出的右手:“输了可别哭鼻子。”
“怎么可能。”莫德雷德自信地笑着。
两只削瘦而布满老茧的手握在一起,几乎是同时发力,黑色的亚瑟王稍微慢了一点点,但也立马稳住阵脚。
罗摩撑住桌子转头看看这两位亚瑟王时代的英雄,他是这次战斗的裁定者。
这大概也是迦勒底流行战争的一项仪式性的关键,两者比试一定要一个裁定者,在两者损坏迦勒底财务之前制止他们,一般是直接上战斗服的,性能比较好以防场面失控。
罗摩感觉手底下桌子一抖,自己的头发轻飘飘地向脑后飘,脸上有点火辣辣的。
是魔力放出,由莫德雷德率先发动,掰过了黑色的阿尔托莉雅小姐一点,仅仅一点。
“哼,你此次最大的失败即是选择吾作为对手。”黑色的阿尔托莉雅小姐眸中红光一闪,紧随莫德雷德开启红魔放,两只交握的手使劲地颤抖着。
莫德雷德嘴角露出嗜暴的微笑,黑色的阿尔托莉雅小姐亦如是。
罗摩严正以待,摸了摸自己筋力A的胳臂,想想答应她们做裁定者真是件劳心费力的自讨没趣之事,应该拉上在大休息厅帮安徒生通关第三回圣杯地牢的屠龙英雄的。
“你认为,你对另一个世界的吾发动的是合理之战吗!”黑色的阿尔托莉雅另一手拽掉西装外套的袖扣,手上青筋暴起。
“我所认为有理。”莫德雷德咬紧牙关,“那即是有理!即为合乎道义之战!”
阿拉什在门口探头进去看了看,没戴眼镜,保有技能千里眼自动发动,一看便知高下立判的。
筋力A终究是与筋力B+有大不同的,最好的例子就是齐格飞拉不住真的想砍人的黑色的阿尔托莉雅小姐。
阿拉什又戴上了眼镜,他要去食堂打点饭,然后出迦勒底巡逻一圈。
他转身一刻,莫德雷德的手应声而下,她懊恼地从胸口抽出一根凤凰羽毛,这是赌注,她当然选择压在自己身上。
“好了好了,吃饭去。”罗摩收走了桌子上摆着的一小瓶虚影之尘,“余先去看看余的小花。”罗摩过的是老年人生活,种菜养花喂金鱼。
瞬间的,saber休息室人去楼空,中央那张圆桌上可怜兮兮地放着一个装满热水的保温杯。
齐格飞回去的时候,看到圆桌颤颤巍巍地,赶紧上去扶一把。
低头一看,桌角断了。
一看就知道是魔力放出的造祸,修理起来可得请卫宫切嗣先生跑一趟了。

评论(3)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