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言白】知难而退(ooc,abo)

*不行了感冒了
*ooc
*我真的想看生活化一点的
*求评
群宣
白言白催婚协会,群号码:691442588

周日,晴。
夏语冰掰了一块麦芽糖,糖画的天鹅缺了长颈,在太阳底下微微化了,湿湿黏黏地绕着指。白起小心地用餐巾纸包了竹签底,舔了舔那只沾了糖浆的手。
她悄悄地看着高俊的男人一点一点地舔舐掉焦黄的糖浆,他的动作带着孩童的稚气,和鹤一般的优雅有度。
夏语冰认为白起是漂亮的,不是那种女气的广义上的好看。是英气的、含蓄克制的漂亮,在他的顾盼之间,有鹤唳鹰啸,有千军肃穆,亦有清浪流转——还有那莫名的瓜熟蒂落的味道。
“给我。”白起接过糖画,尽职尽责的拿着。
他们在海洋公园,夏语冰来是为了取材取景,传说这公园中央大湖出了水鬼,巡逻人员异口同声地都说是黑色长发的女人,成了红极一时的都市传说;白起为已破的失踪案收个尾,安抚被惊的买糖画的老爷爷。
他们逛到了一处难得僻静无人的地方,那是一片梧桐林的出口,遥遥得能望见那湖波光粼粼,微风拂过她的面庞,犹如臣子觐见郡主。
“学长……”这可能是个好时机。夏语冰垂下眼帘,omega清甜的信息素缓缓释放,融合进beta的信息素, 犹如骨血交融。
她的信息素是经典的玫瑰味,不出挑不平淡的玫瑰味,大俗大雅,又因其中的木质味平添一分柔韧。
“嗯?”白起微微低头,眼底是梧桐一片黄,逆光看去,双眼如同琥珀。
“我喜欢你。”夏语冰面颊通红,她小心翼翼地感受着身边人的信息素变化,她不敢看白起的脸色。
白起摇摇头:“你……再想想。”
“嗯。”夏语冰失望地收敛了信息素,她希望白起能够当面立即接受她的表白,越快越好,男人的不确定和犹豫激发了她的焦虑。
omega对于认定的伴侣也有占有欲,他们的心思更加细腻,同时脆弱而疑心重,白起身上莫名萦绕的李泽言的信息素的味道已经让她焦虑异常。
之后白起时不时看看手机,他更加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夏语冰无法看透他的情绪。
“是有什么事吗?”夏语冰在公园门口问。
“没什么。”白起叫了一辆出租车,“晚上早点睡别出来晃了,最近不安生。”
“嗯。”
白起划掉了一个电话,尽职尽责地做着他的护花使者。
夏语冰瞥到了惊鸿一现的手机屏幕上的名字——李泽言。
可能她最害怕的猜想化为现实了吧,可恶的墨菲定律。
她突然想起了李泽言看她的眼神,那是带着凉薄兴趣的眼神。幸亏她是个omega,如果她是个alpha,如果她的猜想成真,那么她可能早已见不到白起
李泽言当局者迷,他不知道自己与许墨有很多相似处。他比许墨看起来更加良善,实则若是动了他的奶酪,他可能比许墨更加可怕。
她与之相比是毫无竞争力的,简直未战已一败涂地。
将夏语冰送上公寓之后,白起回拨了已经攒了三五个的未接来电:“李泽言,什么事?”
“回来尝菜。”李泽言那边传来勺子与瓷碟磕碰的声音,“真是言而无信,说好的四五点回来呢。”
“马上。”白起跑到小巷御风而起,猎猎风声擦过手机,“她对我表白了。”
“你答应了吗。”李泽言挑了挑眉头,“你知道我更在意这个。”
李泽言的公寓离制作人的公寓不远,白起御风如入无物,很快就翻窗而入,他搓了搓手:“相当于没有吧。”
“不确定吗。”
“这要看她。”白起谈了口气。
李泽言递给他一只小勺子:“尝尝。”
“怎么又是布丁?”白起皱了皱眉头,勺子上一块焦糖布丁摇摇晃晃,就像快摔跤的孩子,“太甜了。”
“搭咖啡吃。”
“别,晚上睡不着。”
李泽言突然笑了,意味深长得令白起红了耳廓。

评论(3)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