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在杜王町喂鸽子

最终还是个写爱情故事的

【DJ】铁幕·七

真的很多线索你们不要不信!我真的下章就写细节分析(不

求评论

用心感受,招待不周

“举起手来!不准动!转过身!”

Jack手脚很快,收拾起他们因为各种匆忙丢下的东西毫不含糊,碰上女子们匆忙而未收拾的掉在床上的内衣也是眼睛不眨——只是羞红了脸。

他们一声不吭地人去楼空,只是让Merritt用他的“人格魅力”找了一位路人帮他们退房;这为他们争取了半天的时间,FBI的探员顺着他们故意留下的面包屑找到旅馆的时候,只看到一个中年暴躁的太太在那边打扫卫生。

Lula和Henley想到那群衣衫革履一脸正经的探员看到空空荡荡的寝室,忍不住笑。

然后Merritt练习上头的,支了些钱给他们订了一件套房,还是上下层的,Merritt在前台付钱的时候Jack在旁边看着一沓的钞票就那么送出去,押金还注定要不回来,心疼极了。

道具被李和李奶奶收走了,他们今天早上八点的飞机飞至香港,带着他们大包小包的工具道具除了生活用品和仿制摆设——仿制品都是不怎么好的木头作内芯,就地烧掉很简单,保险柜被Boss在表演后收走,没有一丝痕迹,生活用品他们自己带着,装装样子。

Jack不敢想李奶奶带的行李的托运费,太心疼了。

其实Henley挺佩服FBI的效率的,至少在他们玩了各种花招之后,半天内找到了他们。

“哇哦,不要这么着急……”Merritt躺在沙发上,将手中的《基督山伯爵》合上,在茶几上放好,慢腾腾地举起了双手。

Daniel通过玻璃的反射看到领头人是Dylan,举起双手转过身,眼睛不自觉地眯了眯,这是他疑惑时的习惯性动作。

Dylan说过在合适时机到来之前,不会干扰他的行动,现在出现在这里,要么代表他遗忘了自己的安排,要么就说明时机已经合适。

但是Daniel不觉得自己的卧底足够深入,目前Jack和Lula是对他有信任的,Henley态度时好时坏暧昧不清,而Merritt一向对他有所排斥。

还有一个猛然越入Daniel脑中的,他认为最为不靠谱的想法——四骑士中除了他,还有一个他不知道的卧底。

这个想法已出现他就已经将它否定,他不明白这是出于自己的自负,或者是其他一些失控的什么东西。

“那个,各位绅士,能不能帮我们拿拿旅行箱?”Henley一脸无辜地举起手,在她身边躺着一个黑硬塑料壳的旅行箱,Lula干脆坐在台阶上——她可不会亏待自己。

然后他们被拷上手铐,四个人除了Daniel都是异口同声地无奈地叹了一声,对他们来说,这个手铐实在小儿科;Jack尤其无奈,叹息中甚至带了些轻蔑,想当年他多少次从这个型号的手铐中解脱,而不管是FBI还是警局依旧用这种型号。

 不过他们计划就是如此,按捺下心中的抵触也要去审讯的“小白屋子”走一趟,他们有目的。

 

Merritt的审讯室内。

Alma·Vargas按了按眼角,国际刑警怀疑四骑士参跨国毒品活动,所以她花了十几小时,连时差都来不及倒,从法国飞到美国为了见见这四个从数年前突然名声大噪的魔术师。

她本身也是个魔术爱好者,但也许是不够老奸巨猾,她的成功率一直不高。

“Merritt·Osbourne,催眠大师。”她将一本空白的用来记录的档案和Merritt那薄薄的简历递给Dylan,“很久之前名声在外,后来不知为何销声匿迹。”

“我知道他的危险性。”Dylan看起来不喜欢这位金发的年轻刑警,他不喜欢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干涉他的思考,“这些混蛋中,你确定要和他先谈?”

室中的Merritt仿佛知道他们在谈论他,偏过头来,天蓝的眼睛微微弯起,露出一个说不上无礼的笑容,可能因为那双看似无机质的眼睛,笑容变得分外渗人。他一向擅长掩饰自己的想法和情绪,这就是为什么他成了无欲无求的隐士。

“呃,Dylan。”站在门口满头大汗的Fuller拦了拦Dylan,“读心术从未被确认是真是假,这么说就不是科学而更具娱乐性……但,但不要相信他的话就好了。”他有些语无伦次。

“知道了。”

Dylan推门而入,Merritt像久等美食的老饕一样露出笑容,侧过身子:“请帮我转达对那位同事深深的歉意,很抱歉给你们带来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周二,我实在太抱歉了……”他一张口便说个不停,Dylan皱皱眉头,他听不出这些有什么特殊的。

“不一样的周二?”

“啊是的,这是Fuller和他夫人的安排。如果你相信他所说的,所有东西都是对的,也可能并没有安排好……但FBI是不是有个令你们自豪传统是让女人穿裙子?”Merritt絮絮叨叨,话题跳脱,“不要不要意思Fuller探员没关系的。”他撅了撅嘴,举止怪异。

Fuller掉头走了,他宁愿去看隔壁的Henley无聊踢凳子。

“真好玩。”Merritt舔了舔嘴唇,这令Dylan怀疑他是不是个愉快犯。

“所以,读心术到底是什么。”Dylan表情严肃,扯出一张白纸,右手拿笔。

Merritt依旧满脸笑容:“嗯哼,算是一种把戏虽然我很讨厌那么说读心术,这里面还有点科学的成分……有针对性的猜测,可以算是最精准的描述了,然后伴着一些直觉和偶然……”

他把脑袋磕在桌上,连着镣铐和桌子的链子同桌子磕碰,发出刺耳响声。

“听说你一度很有名,你甚至能够通过电话催眠别人,环美旅行几年,参加过电视节目。”Dylan抬眼看了看Merritt,“然后你的弟弟和助手就卷钱跑了……然后你就死了。”

“嗯哼,你有我的全部档案。”

“你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再次成为公众焦点,即使只是‘地下’魔术师。”

Merritt并无不快:“是啊,我对这次旅行还挺感激的,还有上次地底之旅,挺刺激的。”

“说起来。”Merritt笑的和狐狸似的,“这是你们第一次约会吧。”

“什么?”Alma惊讶地脱口而出,之前她一直持观望态度。

“没事,我只是说显而易见,你们两个可能互相认识没多久,但这房间的气氛已经剑拔弩张了。”Merritt看着Alma,调了调淡色的眉毛,“在你卷进这一系列时间之前,你可要考虑清楚,另外一个人可是有很多秘密的。”这一番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而我现在就知道一个秘密,但我不说。”Merritt抿着嘴笑了起来,表情仿佛写着“你来求我我就告诉你”。

“什么秘密?”Dylan先按捺不住,依旧一脸严肃。

Merritt点了点桌子,看向Alma:“这是你第一次不做文职,对吗?”

Alma不说话,Dylan捂着脸,一脸疲惫。

他都是摊上了什么人啊。

 

相比之下,Dylan与Daniel的单独碰面就要好说许多。

他支开了Fuller和Alma,并且拉上了审讯室的窗帘。

“OK,你应该知道我还没有完全获得Merritt的信任,虽然你和我说过FBI和国家安全局盯上了四骑士但也没说那么快行动……”Daniel舔了舔嘴唇,“……所以你意欲何为?”

“我知道这次实行的抓捕不会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Dylan叹了口气,“唯一的证人事先被Merritt催眠,现在也不知是短暂还是永久的失去了那部分记忆……而Merritt,根本就是在瞎扯。”

“……Merritt很厉害。”Daniel难得肯定别人,“我观察过,他对证人进行了至少五层的催眠,之前Lula、Jack以及他自己发动了三层,其余算准了你们的言行会触发催眠条件而将记忆清除。”

“这就是我为什么特地来找你的原因。”Dylan从身后掏出一把勃朗宁,放到桌上,推至Daniel面前,“Fuller是个好人,但那个金色头发的法国人我不清楚,但在和Merritt‘谈心’的时候,他告诉我她不可信。”

“哦?”Daniel拿起那把勃朗宁看了看,保险栓死死插着。

“国际刑警,法国人,刚刚调度的。”Dylan语气低沉,“闻到你们的味儿就过来了,很奇怪。”

Daniel掂了掂,这把枪重量不对,没有装子弹,了无兴趣地放回桌上:“所以,为什么要花那么大人力物力来找我?就为了给我一把枪?还没有子弹?”

“上头说了,时间很紧。”Dylan再次将枪拿过去,将保险栓一把拉开,丢到房间角落,“Merritt代号‘隐士’,Jack代号‘死神’,Henley代号‘女祭司’,Lula代号‘爱人’。”

随着上膛的一声脆响,Dylan声音冷酷:

“行动开始,行动代号‘天启’。”


深深感到了正剧没人爱,也没人爱我,坑了吧(。)

 

顺便安利,DJ群,来打盘吗兄弟

群号571810026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