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原创人物x荒川友情略cp向】薄暮山河·序(半架空)

纠结了很久,修改了大概半个星期,还是放上来了。
非常的ooc。
厚颜无耻求评论
有栖川的人设很谜。
先看人设↓
有栖川仁澄

年龄已不可考
面容端正,身材瘦高。看起来极为白皙年轻,不过方过元服。蓄着半长直发,少白头,两鬓斑白。面色病白,丹凤眼,高鼻梁,薄削嘴唇;嘴角平板,眼睛也线条利落冷肃,却常给人粉面含笑之感。常着深色细布狩衣,外披深色羽织,又戴云水僧似的斗笠;腰配一把打刀,无胁差,手中又持一根槐木拐杖,不僧不道。
有栖川家的庶子,追求利益最大化而可寡廉鲜耻,不被家族所喜。曾与早良亲王师从一位弓道师傅,早良亲王冤死之后,同青音一起吃下人鱼肉,镇守早良亲王之墓。
幼时胸怀大志,因受不公待遇而追求正义,与大天狗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奇妙方法析出荒川真名,撂下似乎是“威胁”的话语而赖在荒川家——其实是被恼羞成怒的荒川所拘。
之后奇妙得成为了朋友。
“哦,荒川之主啊,成为朋友还是式神?任君选择。”

后期会有其他设定陆续放出。
时间线我就是不想算所以架空的。
能接受?看正文。↓

——谁从暮色中来,却困于山川湖海。

有栖川仁澄慢悠悠地在田坎上走着。
他似盲人似地用拐杖不轻不重地叩着身前地面,仿佛在昭示着什么,厚厚黄土隐隐露出其下青砖。
附近都是荒田,无风无雨,水平如镜,几只鱼鹰不怕人地站在田垄上,就在有栖川的脚边。
有一只身上白羽多过黑羽的鱼鹰明黄色的眼睛颇灵性地盯着他。
“啧啧。”有栖川饶有情趣地蹲下身,从随身的包裹里掏出一条小咸鱼,丢给鱼鹰。
鱼鹰不屑地瞥他一眼,振翅飞走了,有栖川也不知怎从那个小小脑袋上看出不屑的。
有栖川瘪了瘪嘴,真是白生了张冷秀俊脸。
他就这么两步一敲地走着,拐到鱼鹰飞向的那间木屋。
这里本不该出现那么完好的屋子的。
十年之前,临此处的荒川泛滥,淹了十数顷良田美池,连带着几十条性命,全部丧于大水之中。
有栖川用杖叩了叩大门:“荒川哦,我来了。”
无人应答——此屋的确是荒川殿的门户,是一处结界。这处结界保证了虽比起酒吞童子的铁宫殿要小,却规模甚大的荒川殿不被人发现。
“今日无人。”里头瓮声瓮气一个女声答道,门却徐徐开了,似是被风吹开的。
有栖川摸了摸下巴:“那门为何开了?”
“你大可试试闯进来。”
有栖川用拐杖一顶,门便开了,倏尔数道水箭迎面而来,挟雷霆万钧之势,仅数簇水流却如惊涛骇浪。
他依旧不自禁地眯了眼,看着水箭定于面前一寸,轰然消散作雾,四散而去。
“哼。”里面那女人满不高兴地冷哼一声,将大门敞开。那女人原来是个着黑留袖的美妇,摆上精细地绣了云水仙鹤纹,斜绾着一头掺了白的青丝,不耐烦地引他进来。
“多谢多谢。”有栖川一揖,笑得似是而非。
随女人入木门中,豁然开朗。
门后直通荒川之上的楼台,仅两三进,加上水榭, 规模也算不得大;荒川殿主体在水下,此处是荒川独女的居所,套了层层结界,一层强过一层,环环相扣,费了不少心思。
荒川之主的独女,似乎是叫涓子吧。说来,她的诞生还是个意外。
每每有栖川想起这事,都曾感叹世人情爱必害鬼怪,即使他知道荒川之主不属鬼怪范畴。
再怎么来历意外,不可否认,涓子小姐的确漂亮。
她身材窈窕,遗传自母亲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服服帖帖地垂于背后,长及腰腹;皮肤白皙光滑,一双秋眸仿佛纳了天上万千星辰,明亮灵动,唇不点而赤,玉作筋骨雪作腮;性温良娴静,内里又含荒川之烈性,是个好姑娘。
——荒川将其视为掌上明珠,也不奇怪了。
荒川此时坐在水榭之中,身边是一身淡蓝唐衣的涓子。他看了有栖川一眼,便扭头继续处理事务,涓子倒是挺和善地颔首微笑,权当打招呼了。
沉默,场面很尴尬。
女人一振袖化作白眉鱼鹰,落于檐上。
“何事?”荒川惜字如金,视线不离手中折子。
荒川之主身为河神,还是东部主君之一,事务还是很多的,至少比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要多。
有栖川挠了挠后颈,贸然开口似乎不好,但如此坚僵持下去这趟也是白来,便耿直开口:“荒川啊,一起去旅行吧。”
“嗯?为何。”荒川笔一顿,复而蘸墨,“吾看守荒川,乃职责所在,为何离去。”
“的确,你是荒川主君。”有栖川将自己已准备好的一套问题徐徐托出,“可你可知道,如今近荒川地域——这也是你的统治领域,实际情况如何,便有几个问题,今荒川流域良田多少亩?居民以什么为主业?商业是否繁荣贸易是否积极?百姓又是否温饱?这皆是问题。”
语气似乎有些冲,有些尴尬。
荒川眯了眯眼,搁笔直视十步开外的有栖川:“继续。”
怒了,大概是怒了。
“荒川流域极大,内‘居民’品种繁多,风俗习惯截然不同。”有栖川清了清嗓子,有些忘词,“有人言所有统治皆立足于民之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不需我再讲。的确,荒川流域如今繁荣平静,无争无战,但据我一路听说,远些的小妖都在说……”伪装成不经意的故意停顿。
“什么?”
“……说你越来越鲜有人情味了。”有栖川叹了口气,“这只是我们人类的说法,不知你们妖怪如何表达。”
荒川沉默一会儿,开口:“那为何旅行?”
“为了解地域人情,亦让你沾沾人情。”有栖川看向涓子小姐,她才是成功的关键,“再说了,你又不是离不得荒川的。
荒川之主本为黑川主,原居京都,也是个道行高深的,旅居荒川后因水草丰美而定居。
可巧,荒川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无法真正结成一位拥有实体河神,仅仅是一缕坚强神志,执行起事件来相当不方便,因要借妖魔鬼怪躯体释放力量,如此粗暴的附身,自然会致被附身者肉体消亡。
对此,荒川之神相当苦恼。直到他发现附身大妖造成的伤害要小,遂尝试将自身力量丝丝导入大妖体内,令其适应再继续,是成功了,但那荒川之神经年累月变得脾气古怪,谈得来的极少,荒川便是少数中的一个合适的。
经过依旧艰难的尝试,他们成功了。
荒川之主便成了荒川之神的代言者,亦是挚友吧。
后来有了涓子小姐,荒川之神甚喜,亦是愿意同她合作。
“父亲大人。”涓子小姐拉了拉荒川的袖子,“我会代为照顾荒川的。”
不远处荒川风平浪静,荒川可以听到脑中荒川之神平和而亲切的嗡鸣,似乎在劝他走。
距离黑晴明于平安京发动百鬼夜行以过五六载,大天狗回到深山去度因魔障邪念而提前的死劫,黑晴明与晴明再度融为一体,一年之后自平安京又传来源博雅病逝的消息……
这么多年,变化有多大他说不上。
可能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荒川瞥了一眼有栖川,点了点头。
原本只是个突发想法的,觉得有趣有心将它圆了,却未曾想到真的成功了。
有栖川笑了,云水僧斗笠上挂着的铃铛微微一响,清脆悦耳。

*有栖川铃铛中放的是荒川真名
*涓子并非涓子小姐真名
*完了荒川真名没想
*这章真的超赶
*不喜勿喷!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