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fgo】【旮旯底】掰手腕·archer的车轮战(二)

*前面是背景交代,看过(一)的可以跳过哦
*他们那么好,上天赐我一个卫宫吧
*求评论!

迦勒底的英灵多数因为奇妙的原因而互相素有仇怨,不论是生前身后,总归有一番争斗。
如今被召来迦勒底,这些旧愁新恨总归要有一定去处,不然会同腐败的伤口一般,不加处理将越来越严重,最终会招来无意义之麻烦。
于是,一些训练场总是使用频率极高,损毁率和损毁速度极高。
——而且像archer、lancer、assassin、rider等高敏职介经常轰开大门直接打到迦勒底内部,造成大量财务损失。
“你们要打就开发自己方法。”罗曼医生阴下脸来,孔明将烟灰抖到自己手中的烟灰缸里,觉得此时罗曼有那么点之前见过的所罗门。
罗曼医生神情阴郁,气势逼人,接着说:“不然谁就负责迦勒底一周的修理工作。”
saber组那边传来了一片哀嚎,他们无疑是伤害极高的一组,也是经常破格违规的一组。
于是来自各国各时代的英灵们群策群力,一致认为掰手腕、瞪眼子、剪刀石头布等是很好的解决方式,偶尔押上一点材料或者金钱也是极好的。
——甚至找到了如国王游戏、狼人杀这类的神奇余兴活动。

二·archer的车轮战
“阿拉什!”
推着自行车的阿拉什一进迦勒底就听见戈耳工二姐高声急切地叫了自己一声,脸上带着看戏的笑容,提着漂亮的白裙子,迅急不失可爱的跑到阿拉什面前。
“嗯?有什么事?”阿拉什要微微低头看着可爱古老的小姑娘,他扶了扶快要滑下的眼镜,这是少女御主害怕他的眼睛对迦勒底某些从者有影响而让他戴上的,镜片上稍加魔法,聊胜于无。
戈耳工三姐妹的二姐抿了抿嘴唇,拽了拽阿拉什黑色套头卫衣的袖子:“别问了,快点来休息室!”
“等一下,我先停一下自行车。”阿拉什想是什么紧急事情,像什么卫宫病倒吉尔伽美什不穿得黄灿灿之类的,遂将手里两只装了日常用品和凶骨的蛇皮袋丢到大厅,自行车靠在墙边,立刻就往弓兵休息室跑。
“等等……跑那么快干什么!”尤瑞艾莉在他身后跑得气喘吁吁,小皮鞋跟磕在地面上哒哒的。
当阿拉什大力推开门时,就见装潢简朴的弓兵休息室中,吉尔伽美什正和阿周那掰得难舍难分,阿周那一脸波澜不惊,细瘦手臂分毫不让。
“嘘。”卫宫右手食指竖在唇上,示意阿拉什轻点声。
阿拉什轻手轻脚走到卫宫身边,问:“怎么了?”
“三分钟了。”卫宫看了一眼手表,“他们掰了三分钟了。”
“好厉害。”阿拉什发自内心地感叹道,阿周那瞥了他一眼,平静地维持着手臂的平衡。
说出来可能迦勒底的树都不信,人类最古英雄王的力道不如瘦长而看起来营养不良的印度英雄。
藤丸立香召出吉尔伽美什时候,看着医生调出来的数值表,忍不住笑出了声。
然后存储了稀少圣晶石的召唤室兼第一仓库被毁于一旦,几个储藏了还在缓慢跳动的蛮神心脏的福尔马林瓶砸碎在地,一旁的孔明心疼地掐灭了燃到烟嘴的烟。
理所当然的,吉尔伽美什后置培养。
如此重心左摇右摆,最终印度的英雄老实地爆发把英雄王的手狠狠摁在桌上。
“很好,本王欣赏你!”金色的王看着大度地笑了笑。
黑发的英雄低下头,挠了挠手背。
“来来来。”披着无貌之王的罗宾汉推着阿拉什上去坐着,阿拉什还没反应过来,阿周那一脸老神在在地伸出了手。
一副被轮了一遍的样子啊。阿拉什看着阿周那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如此想着,大概是麻木了。
不可否认,他也很好奇如此削瘦的身体能爆发多么强大的力量——自爆以外的,那种惨烈而富有英雄的悲怆之美他不希望迦勒底有第二个英雄在迦勒底就职时陷入只能自爆的尴尬境地。
两只明亮的眸子对上了,阿拉什向沉默的阿周那一笑。
“等等。”沉默的罗宾汉突然出声制止,“三局两胜好不好。”
“可以。”阿周那坦然。
大卫紧接着话:“押点儿什么吧。”说着掏出了代表禁断书页的小票。
比利小子把一颗世界种子放在了阿周那手边;卫宫勉为其难跟着他们放上一小瓶虚影之尘;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阔绰地放上一颗装在福尔马林中的蛮神心脏。
罗宾汉掏出立香的多枚发夹之一,将阿拉什最近长得有点盖住眼睛的头发往上推,落夹,于是大英雄头上就有了随风抖动的栩栩如生的小蝴蝶。
这好像什么仪式似的,阿拉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被袒露出来。
“开始。”白发红衣的弓兵心不在焉地敲着木桌。
“哦…!”西亚的英雄被手上传来的巨力猝不及防地压向一边,天生的顽健令他带着义无反顾的气势维稳回去。
东南亚的英雄讶异地挑挑眉,逐渐往手上加力。
这显然并非他的全部实力。
阿拉什有那么些难受,这个感觉就像被猫戏弄的老鼠,在猫爪之间徘徊,被揪着尾巴晃晃悠悠。
他发动了被评定为ex的顽健。
“?!”阿周那瞪大了眼睛。
“咯哒”阿拉什面色如常地将肩膀一推,胳膊归位。
“冷静点。”卫宫瞥了一眼阿拉什。
他总是自毁式的,也自知是自毁式的。
阿拉什朝他笑了笑,大卫伸手揉了揉他的肩,看看骨骼有没有大问题。
这些“老头子”都挺疼阿拉什的,毕竟这个射出惊世骇俗一箭的男人看起来不到二十岁就四分五裂而亡了。
“再来。”阿拉什换了只手,摆出架势。他身后的罗宾汉长舒一口气的样子,不知道在惊惶些什么。
阿周那接受了阿拉什的挑战,一潭死水的黑色眼睛中燃起了好战的小火苗。
第二局,状态略差的阿拉什不敌阿周那。
“哼。”阿周那脸上浮现出莫名邪恶的笑容。
卫宫严正以待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撑着桌子,他有不详的预感。
这次阿周那分外认真,细瘦手臂青筋暴起,他舔了舔嘴唇。
阿拉什有预感自己会输。
然后罗宾汉从后面摘下了他用皮筋绑着的眼镜,两根皮筋中偏下的一根蹭到了他的耳垂,阿拉什不舒服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千里眼不受控制地发动。
这次轮到阿周那不舒服地闭上眼睛。
他几乎一瞬间就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眼睛能看透人心中的弱。
太可怕了。
阿周那闭上了眼睛,一瞬间失了劲道。
阿拉什乘机摁倒了阿周那的手。
“趴下!”卫宫踹了大卫一脚,大卫应声而倒;特斯拉摁下了比利小子和应声而来的幼年吉尔伽美什;阿拉什反应过来绊倒拉起无貌之王的罗宾汉,自己椅子一倒滑下桌子;吉尔伽美什金甲瞬间上身,闪得人眼睛疼。
如卫宫所料的,阿周那开了魔力放出,没有火神阿耆尼馈赠的甘狄拔神弓的加持,威力弱上不少,但火焰中难得带了些电流。
“呃……”阿拉什伸出有点麻木的手,把一片镜片破碎的眼镜架上鼻梁。
看来是他赢了。
但又要拜托御主了,有那么点不好意思。
“怎么回事!”罗曼听到巨响,风风火火地拿着咖啡从房间冲过来。
然后他看着横七竖八的卫宫和罗宾汉,沉默地退了出去。
没人和自己的肚皮和舌头过不去。
他挺愉快地回去和魔法梅丽交流感情去了,芙芙在他的桌上心情复杂地看着网页。

“哎呀。”藤丸立香看着阿拉什不好意思地送来的眼镜,“魔力放出?”这方面少女御主倒是少有的有好眼力
“是的……”阿拉什挠了挠后脑勺,“不小心把阿周那惹毛了。”
“下次可别去看他的心了,要欺负他带上罗摩大哥和迦尔纳先生啊。”立香将眼镜放在一边,踮起脚揉了揉阿拉什的脑袋,“头发该剪了哦。”
“好吧。”阿拉什微微低低头,“和齐格飞先生一起剪了吧。”
“别把剪刀又弄豁刃了哦。”

评论(22)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