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玻玻玻玻璃渣_低产二五仔

我永远喜欢不动游蟹;爱情故事写手

【DJ】交作业

生病发烧喉咙痛极其意识流
ooc,极端的那种
半AU,大家住同一个据点
1。迷宫。
Jack最近都在做一个噩梦,他一个人站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举着一只狼眼手电,四下环顾,手边是厚实的水泥墙。
触感异常的真实,两墙之间留给Jack行走的道很小,整个空间都很压抑。
Jack一直往前走,心中默记走过的路,他有这个能力。
在第一个岔路口,左边是一个生锈天眼标志,右边墙面光滑,Jack抿了抿嘴,他走了左边。
之后几个岔路口,俱是这样的情况。地面愈发湿滑,浓绿的青苔歪歪斜斜一片片的覆盖在墙角;室温升高,空气闷热潮湿,没有一丝风。
前方黑暗中逐渐出现滴滴答答的水声,不是那种清脆干净的声音,黏黏腻腻的。
Jack咽了口口水,心跳加快,他碰到了一条死路。
蛇类鳞片擦过地面那“窸窸窣窣”的声音骤然响起,不紧不慢地朝Jack靠近。
Jack受惊转身,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然后他抬头,灯笼大的眼睛勾出了人类心中最原始的恐惧,血盆大口中筋肉分明,长长的毒牙牙尖微黑……
Jack再次惊醒,老旧实木床头柜上满满的一沓白纸分割成四块区域,乱七八糟的画着什么线条,最上面一张似乎是主人最满意的,干干净净,线条流畅。
此时那张纸旁放着一只装了牛奶的玻璃杯,厚厚瓶底磕破了一个角,依旧能让玻璃杯稳稳当当地立起来;牛奶有些冷了,依旧残有奶香。
Jack摸了摸被冷汗湿润的鼻头,伸手去够玻璃杯,碰到了一个塑料玩意儿。
那是一个指节大小的半旧塑料蓝盒,装了一片半的安眠药,半片被精准切割,看着非常舒服。
玻璃杯下压着一张纸牌大小的纸片,上面写着“别想太多”,努力模仿Lula的潦草字迹。
——但依旧暴露了。
Jack笑了,他抽出纸片,不打算第二天揭穿,他知道依Daniel的性子肯定不想让另外两位骑士知道他今晚的举动,也吃准了他绝不会说。
——但他是不是应该提醒Daniel换款香水了?他太爱冥府之路*了。

*冥府之路(阿蒂仙家的香水,气味据说沉稳、温暖、令人心旷神怡、飘飘然,重点是它是一款中性香(女性元素(不)):其实想的是Jack看见的是古埃及的亡者之路但似乎塞不进去写着写着就不对味了(明明想要强行照应);然后,熟悉香水,这要多熟悉+痴汉(不)啊^q^

2。睡着的猫和他。
“养嘛!你看她多可爱!”Lula抿起她精心上妆的嘴唇,蓝中掺绿的眼睛紧盯Daniel,眉头蹙起;她怀里抱着只小猫,眼睛刚刚睁开,咪呜咪呜的可能是饿了,湿淋淋的毛发弄脏了Lula的针织外套。
Merritt在她身边打量着这只从他们暂时据点楼下捡来的小家伙,眼中满是兴味。
Jack从厕所将两条毛巾抛出来让他们擦干头发避免着凉,而他在Merritt进门时已经捎走了他的帽子。
“不行。”Daniel靠在桌子上,微微拱起背,这是兼具了防守意味和攻击意向的姿势,Jack和Merritt私下研究过,“首先不说养一只猫有多么麻烦要准备猫砂猫食而这些都需要另行购买不会自己跑到这里,而这样暴露的几率就……”
“那个,Lula……”Jack将洗衣机插头插上,接过了Lula抛来的外套再查看洗衣液上的说明书。
“但她如此可怜……”
一番争论之后,Daniel依旧保持坚定立场,Lula愤怒地走到自己房间并大力甩上门,Merritt摸了摸自己短短的服帖的头发到厕所找Jack不知道谈些什么,Daniel希望只是一场催眠术的友谊交流。
几天之后,轮到Daniel暴跳如雷——这并不确切,因为Daniel的愤怒往往不会直白的通过肢体表现出来。
他在Jack的房间发现了那只猫。
没错,他睡着之后Jack到Lula那儿把小猫带进厕所并洗干净了它,之后放在Daniel鲜少拜访的Merritt那儿——有一次差点被发现,Merritt将小猫放在帽中躲过一劫;今天Merritt和Lula出去置办补给,便放在了Jack这儿。
一只猫带来的失控令Daniel相当不舒服,特别是当Jack因为连日熬夜终于憋不住闭目假寐时,那只毛茸茸的白色黑花的小猫也在他怀中睡着,时不时伸出舌头来舔他脸颊。
——这明明是我的Jack。
Daniel的愤怒和些许委屈揉杂在一起竟一时不知怎样处理才好,站在门口死死盯着那只猫。
小猫被他盯得难受,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一看是他便挣挣扎扎出了Jack的怀抱,龇牙咧嘴地朝着Daniel,举起爪子威胁他。
嚯,这长大了可得了。
Daniel拎走了猫吵醒了Jack,最后三位骑士据理力争拉进Dylan,将小猫留了下来。
他们给它取名为“Buffett”。

3。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Jack幼时呆过的孤儿院的院长过世了,自然死亡,走得安详。
他们正好在那座城市,Jack披上连帽衫就往外跑,Lula想拦,最后还是算了。
Daniel追了上去——Jack随手拽上的是他的连帽衫,并且他只带了一把伞。
已经是十月底,秋天再怎么赖皮也快过去了,冷风跟着雨滴直往衣服里窜。
最后Daniel在距离居住地不远的一座小教堂旁找到了Jack,他遥遥的看着幼时玩伴为漆成纯黑的棺材敲钉,泥土缓缓埋没了棺材。
Jack明白这时候去是给他们带去麻烦,他从小就很乖。
所以他只能任秋雨将他面上的血色冲去。
过了一会儿,他感到眼前有些暗,抬头便见乌黑伞面。
Daniel难得站在他身边不说话,只是将不大的伞面往他那儿倾了倾。
当墓碑立起时,Jack感觉有雨水进眼睛了,辣眼睛。
当阴影降临,其实他是有点愣的。
Daniel的手覆在了他的眼睛上,有薄茧的手带着比他高上不少的体温和Daniel最近换的大地*的气味。
待他眼泪流过,Daniel将手收了回去,大魔术师似乎有些窘迫。
Jack明白并感激着大魔术师——他在保护他的软弱。

*大地:爱马仕的木质调男香。

4。接吻。
“我知道你此时的疲惫,看着我的眼睛你会感到安心,想想你此刻漂浮云端身体放松……”早上,Jack突然凑到Daniel如是说,故意压低了嗓子、放轻了声音,语速快却吐字清晰,一只手在Daniel另一只耳边就位,“你将有一段时间非常放松……”
他双眼直视着Daniel,平常藏在眉骨投下的影子中的深褐色的眼睛此时借由温暖的阳关散发出它最柔和的美——但其中不乏锐利。
“OK,OK!Jack别闹了!”Daniel皱起眉头,嘴角往下撇,“这招对我没用!”
而Jack没有像平时那样退开,而是得寸进尺地凑上去,在Daniel的唇上小啄一口,舌尖一舔。
美式咖啡的味道,Daniel在一瞬间有些懵,迅捷的思维令他尽可能避免了尴尬。
耳边是Lula的夸张的笑声,以及Merritt翻月历的声音。
四月一日,好极了。
Daniel习惯性地舔了舔嘴唇,不得不承认美式咖啡味道不错。

评论(3)

热度(79)